컨텐츠로 건너뛰기
Advertisements

복원활혈탕 复元活血汤(《医学发明》)

【组成】 柴胡半两(15克) 瓜萎根 当归各三钱(各9克) 红花 甘草 穿山甲炮各二钱(各6克) 大黄酒浸一两(30克) 桃仁酒浸,去皮尖,研如泥五十个(15克)

【用法】 除桃仁外,锉如麻豆大,每服一两,水一盏半,酒半盏,同煮至七分,去滓,大温服之,食前。以利为度,得利痛减,不尽服。(现代用法:加水四分之三、黄酒四分之一同煎,空腹温服,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)。

【功用】 活血祛瘀,疏肝通络。

【主治】 跌打损伤,瘀血阻滞证。胁肋瘀肿,痛不可忍者。

【案例】

1.复合骨折昏迷、黄疸

付某,男,45岁。1985年2月6日初诊。主诉:车祸外伤昏迷10天。患者于1985年1月26日被汽车撞伤,肢体多发性骨折,出血性休克,昏迷,5天后出现黄染。2月5日由当地医院转至我院收住中医骨伤科住院治疗。入院后拍X线片示左股骨、肱骨骨折,左第二前肋骨骨折。CT检查示:右额区硬膜下积液。化验:谷丙转氨酶133U,总胆红素106.0μmol/L。白细胞总数29.8×10↑9/L,中性粒细胞占0.88。尿常规:蛋白(十),红细胞(5~10),白细胞(7~10)。经内、外科及CCU大夫共同会诊后,诊断为:①创伤性休克;②感染中毒性脑病;③左侧肢体多发性骨折;④硬膜下血肿;⑤外伤性黄疸;⑥左桡神经、正中神经、尺神经损伤;⑦败血症。诊查:患者处于昏迷状态,瞳孔等大,对光反射存在,膝腱反射可引出,巴氏征阳性。皮肤巩膜黄染,大便已数天未解。舌苔黄而少津,脉数略滑。辨证:据此脉症结合病史诊为惊恐伤肾,心神失守,故昏睡不省;血瘀化热,故发为黄疸。治法:活血清热,佐以醒脑安神。处方:以复元活血汤加减:柴胡10克 当归尾10克 炙穿山甲6克 红花10克 赤芍15克 桃仁10克 酒军5克(另包) 刘寄奴12克 骨碎补12克 荆芥穗6克远志10克 菖蒲10克 茵陈10克 茯苓12克,3剂,水煎服。另:十香返生丹1丸,局方至宝丸1丸,口服2次,随汤药服。

二诊:患者神志渐清,已能点头示意,偶有应答,有时骂人。大便昨日行2次,今日1次,为绛色软便。微有烦躁,有轻微违拗现象。膝腱反射亢进,巴氏征阳性。白睛、皮肤发黄较前次为轻。舌苔中部略白,脉象数略弦,较前次和缓。据此脉症知病情有所好转,再守前法,佐以清热安神之剂。上方去炙穿山甲、菖蒲、荆芥穗,加连翘12克、天花粉12克、黄芩10克,栀子5克、生赭石30克(先下),改酒军3克(另包)、骨碎补15克、远志12克,3剂。去十香返生丹和局方至宝丹,加牛黄清心丸1丸,日服2次,随汤药服。

三诊:患者虽已清醒,但尚时事物反应迟钝,只能答应二三个字,较上次安静。已能自己饮食,目黄已退。舌苔已化为薄白,舌润泽。现大便日行2次,软便,腹部发胀。脉象略数细稍有弦意,跌阳脉略滑,整个脉象已现缓和之意。据此脉症知瘀血渐行、热邪渐清,但惊气入心之症尚存。治在前法中加重清心开窍、镇惊醒神之品,并增转舌散癔以治之。药用:柴胡10克 当归尾9克 红花9克 赤芍12克 花粉12克桃仁9克 炙穿山甲6克 酒军3克(先下)骨碎补12克 全蝎6克 羌活6克 珍珠母30克(先下) 远志12克 九菖蒲12克 郁李仁6克 蜈蚣3条 半夏10克 茵陈15克 茯苓15克 木香10克,5剂,水煎服。另:十香返生丹1丸,日服2次。

四诊、五诊:黄疸已退,大便已通。神志尚模糊、朦胧。宜加强活血开窍、化痰醒神之力。改用通窍活血汤合白金丸方加减,并配用苏合香丸、清开灵。又服药十余剂,即渐清醒识人,渐渐能读报纸。据肾主骨的理论,加强补肾以强壮筋骨,又加川续断配合骨碎补等为转入治疗骨折增强内在力量。此后即进入骨折的治疗,经过中西医结合治疗于1985年6月15日痊愈出院。[焦树德医案.录自董建华.1990.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(六).北京:北京出版社]

〔按〕本案在会诊时,中医骨伤科主任提出请中医内科先治疗昏迷、严重黄疸,然后再治疗骨折。根据同伴介绍,撞车以后,患者并未昏迷,但一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司机已撞挤而死,又看自己身上有好多血,又惊、又吓,出血又多,即渐渐昏迷不省。过了几天全身也发黄。再观现症舌苔黄少津、脉数而滑、神志不清、全身黄色,知为惊恐而伤心肾,故神昏不省人事;瘀血不散而致血瘀发黄。故首先采用复元活血汤的主要药物活血,活血即可退黄,活血即可生新血,新血生则血脉通活,大有利于神明的恢复。为了加强活血的药力,又加刘寄奴、骨碎补,稍佐茵陈、茯苓以清胆利湿,有利于退黄。用菖蒲开心窍,荆芥稳引活血药上达(风药性能上达)以活血醒神。十香返生丹芳香开窍,化痰醒神。局方至宝丹清瘀血久郁所化之热,并能开窍醒神。由于药力主次分明,首重活血,所以服2剂后神志即渐清醒,能点头示意,偶有应答,黄疸亦见减轻。二诊时脉症均见减轻,但依据所出现的烦躁、骂人,脉有弦象,而加重清心热之品,如连翘、栀子、黄芩,并加生赭石重镇安神。四诊时,黄疸即全退,惟神志尚朦胧,据‘瘀血在上,其人善忘’的理论,改用通窍活血汤以加强活血开窍之力,并合用白金丸化痰清心以醒神。又据气行则血行之理,配用苏合香丸芳香理气、化痰开窍。服药十余剂后,即完全清醒,言语正常,能读报纸。内科任务完成后,即治疗骨折。本患者出院时,无任何后遗症,完全痊愈。

2.血瘀头痛

刘某,男,1969年7月29日来诊。六脉弦硬,左关尤甚。自诉:头痛已年久不愈,并时发身痛,有脑动脉硬化症,曾服中西药适无显效。自诉“头疼身痛如针刺”。这种疼痛,多属血瘀证,追询病史,而知其因跌倒后而患此症。因断定是血瘀头疼兼身痛。先投复元活血汤以化瘀。处方:柴胡9克 天花粉9克 当归尾9克 穿山甲(炮)9克 桃仁6克 红花6克 川军6克。清水黄酒各半煎,温服。连服7剂。8月20日复诊:头痛已愈,再按原方服数剂,身痛亦愈。(中医研究院主编.1978.岳美中医案集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)

〔按〕从本案年深日久头痛看,因已有脑动脉硬化症,往往会认为是寻常肝阳借越,肝风上扰的头痛,多意识不到是血瘀头痛。再问诊中,因有刺痛而理会到是血瘀证而问出曾受过外伤。头痛是现象,外伤性瘀血是实质。血瘀头痛的表现,刺痛和长期顽固,如部位固定,或因阴雨刮风和劳累而增重或昼轻夜重,与望诊上唇舌紫暗,切诊上脉沉弦或细涩,这些都应考虑是瘀血性的,都不是一般行气熄风定痛的疗法所能奏效。其起因不论是跌打坠落的暂与久的重伤,即皮肤微伤,血流于内部而作痛的,均应作血瘀论治。复元活血汤治跌打损伤,坠车落马,瘀血留于胁下,痛不可忍者。汪昂谓:“不问伤在何经,恶血必留于胁下以肝主血故也。”本方不独治胁下瘀血作痛,凡系跌打损伤,无论周身上下,也无论新久之瘀血作痛者,均有效验。

3.粘连性肠梗阻

刘某,男,43岁,农民。主诉:腹痛、呕吐、腹胀、不大便7日。患者因“粘连性肠梗阻”在某医院行肠道分离术,1月后出院。近2年来上症反复发作4次,均经保守疗法及对症处理而缓解。本次发作已住院4日,采取胃肠减压、支持疗法、对症处理、大承气汤灌肠等,症状不减,决定手术。因患者恐惧开刀,邀中医诊治。诊见:痛苦面容,胃脘刺痛,连及两胁,右下腹痛甚拒按,腹胀、叩之如鼓,呕吐,便秘。舌质暗,脉弦。X线检查:可见肠梗阻征象。证属血瘀腑闭,治宜活血祛瘀,疏肝通腑。方用复元活血汤加味:柴胡当归 天花粉 穿山甲各15克 红花45克甘草10克 桃仁 大黄(后下) 芒硝(冲)各30克。1剂,水煎至1000ml,深部灌肠。约3小时后,腹痛剧烈,泻下臭秽黑色软便2次,并有燥屎3~4枚,矢气频,呕吐止,腹胀减,腹痛缓,舌质暗,脉细。后以桃红四物汤调理半月,痛除,X线腹透未见异常。随访未复发。[侯钧宝,等.1991.复元活血汤临床救急举隅.新中医,23(5):44]

〔按〕本案以胃脘刺痛、右下腹疼痛拒按、舌质暗、脉细涩为辨证要点。乃瘀血阻于肠道,燥屎结于肠中,腑气不利,传导受阻。治宜祛瘀通腑,用复元活血汤灌肠而便通痛止,后以桃红四物汤调理而愈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治疗跌打损伤,瘀血阻滞证的常用方。瘀血停留胁下,血瘀气阻,以致胁肋瘀肿疼痛,甚至痛不可忍。治当活血祛瘀,兼以疏肝行气通络。胁下新瘀,病情急重,一般活血祛瘀药难取速效,故方中重用大黄,活血逐瘀,荡瘀下行,推陈致新;重用柴胡入肝经、走两胁,疏肝行气,使气行血活,并可引大黄入肝经胁下。两药合用,一升一降,以攻散胁下之新瘀,共为君药。桃仁、红花活血祛瘀,消肿止痛;穿山甲破瘀通络,散结消肿,共为臣药。当归补血活血;瓜萎根“续绝伤”(《神农本草经》),“消仆损瘀血”(《日华子本草》),既能入血分有助消瘀散结,又兼可清热润燥,共为佐药。甘草缓急止痛,调和诸药,是佐药兼作使药。大黄、桃仁酒制,及原方加酒煎服,乃增强活血通络之意,且大黄借酒上行之性以利直达胁下病所。诸药合用,使瘀去新生,胁痛自平。正如张秉成所说:“去者去,生者生,痛自舒而元自复。”故以“复元活血汤”名之。

Advertisements
아직 덧글이 없습니다.

답글 남기기

댓글을 게시하려면 다음의 방법 중 하나를 사용하여 로그인 하세요:

WordPress.com 로고

WordPress.com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. 로그아웃 /  변경 )

Google+ photo

Google+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. 로그아웃 /  변경 )

Twitter 사진

Twitter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. 로그아웃 /  변경 )

Facebook 사진

Facebook의 계정을 사용하여 댓글을 남깁니다. 로그아웃 /  변경 )

w

%s에 연결하는 중

%d 블로거가 이것을 좋아합니다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