컨텐츠로 건너뛰기
Advertisements

‘거담제祛痰剂’ 카테고리의 글

정간환 定癎丸(《医学心悟》)

【组成】 明天麻 川贝母 半夏姜汁炒 茯苓蒸茯神去木,蒸各一两(各30克) 胆南星九制者 石菖蒲石杵碎,取粉 全蝎去尾,甘草水洗 僵蚕甘草水洗,去咀,炒 真琥珀腐煮,灯草研各五钱(各15克) 陈皮洗,去白 远志去心,甘草水泡各七钱(各4.5克) 丹参酒蒸 麦冬去心各二两(各60克) 辰砂细研,水飞三钱(9克)

【用法】 用竹沥一小碗,姜汁一杯,再用甘草四两煮膏,和药为丸,如弹子大,辰砂为衣。每服一丸,一日二次(现代用法:共为细末,用甘草120克熬膏,加竹沥100ml、姜汁50ml,和匀调药为小丸,每服6克,早晚各1次,温开水送下)。

【功用】 涤痰熄风,清热定癎。

【主治】 痰热癎证。忽然发作,眩仆倒地,目睛上视,口吐白沫,痰涎直流,叫喊作声,甚则抽搐。亦用于癫狂。

【案例】

1.癫癎

郑某,男,12岁,学生。患癫癎6年余,每约一或二月即发作一次。发则突然昏倒,不省人事,面色初潮红,继则青紫,甚则苍白,口唇青黯,两目上视或斜视一方,牙关紧闭,颈项强直,肢体抽搐,口吐涎沫,并作尖叫声,二便失禁。如时约数分钟或十余分钟,移时方苏。醒后尚感头痛、乏力。曾作脑电图等检查,确诊为癫癎。服用苯妥英钠等药尚能控制发作,惟稍一停药则又发作。诊得舌苔白黄腻,脉滑。辨证为风痰闭阻,证属阳癎。治疗以豁痰开窍,熄风定癎。方用定癎丸。处方:明天麻30克 川贝母30克 胆南星15克 姜半夏30克 陈皮23克 茯苓神各30克 丹参60克 麦冬(烘干)60克 石菖蒲15克 远志23克 全蝎15克 僵蚕15克琥珀15克 朱砂(水飞)9克 红参30克。共研细粉,每服6克,1日3次。服方1料,癫癎未见发作。继进2料,亦未见其发作。遂于方中加入紫河车300克,仍作散剂,用量改为每服3克,1日3次。陆续配服近2年。观察5年,未见复发。(倪诚.2006.新编方剂学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)

〔按〕本案患儿癫癎6年余,辨证为风痰闭阻,用《医学心悟》定癎丸而获愈。考原方本无人参。程氏于方后注谓:‘方内加人参三钱尤佳’。故加之。又程氏论癎证有谓:‘既愈之后,则用河车丸以断其根’。故于癫癎发作控制后,在豁痰开窍、熄风定癎主法不变的基础上,加用大补元气精血的紫河车,俾标本同治,邪正兼顾,以抗复发,实为治癎之良策。

2.小儿癫癎病

胡某,男,3岁。反复无热性抽搐3月余。于1989年12月5日惊叫后突然抽搐,双目上翻,四肢强直抽搐,面肌抽动,口吐泡沫约1分钟左右后缓解入睡。诉每日大发作在3次左右,平时伴有眼睑或前额的小抽动,1分钟至2分钟1次,持续1分钟后缓解。脑电图示重度脑电图异常,诊为癫癎。脉滑弦,舌淡红,苔白腻。证属风痰上扰,蒙闭清窍。治以豁痰熄风。处方:天麻20克 石菖蒲 胆南星各10克 全蝎5克白芍15克 酸枣仁12克 甘草6克。

二诊:服上方20剂后发作次数减少,双眼睑抽动约半小时1次,病情越稳,遂加参麦注射液,每日1ml,以扶正祛邪。

三诊:服上方30剂后,小发作及双眼抽动停止,如同常人,停用参麦注射液,出院后单服中药。

四诊:服上方3个月后复查脑电图基本正常,停药1年未再复发。〔毕道才等.2000.定癎丸加减治疗小儿癎证.湖北中医杂志,(8):32~33〕

〔按〕小儿癫癎因多缘痰浊夹肝风上蒙清窍。治以豁痰熄风法。方中石菖蒲辛能开泄,芳香燥散,能振发清阳、化湿邪、祛痰浊、开窍醒神;胆南星清化痰浊,熄风定惊;天麻平肝阳、熄内风、止惊厥;白僵蚕疏散风热,化痰散结,熄风解痉;全蝎善搜风邪而止痉;白芍平抑肝阳,养血敛阴;酸枣仁补心养肝、宁心安神;粉甘草缓和药性,调和诸药。癎证患者久治不愈,反复发作,‘病久必虚’,以参麦注射液扶正固脱养阴生津,增强机体抗病能力,用来预防癎证复发。

【方义】本方主治风痰有热之癎证,为治疗癎证的常用良方。方中竹沥为君,性寒,味甘苦,善于清热滑痰,镇惊利窍。臣以胆南星性凉味苦,清火化痰,镇惊定癎,以助竹沥豁痰利窍之功。佐以半夏性温味辛,具燥湿化痰,降逆止呕之功。配以姜汁,化痰涎,通神明,且可解半夏之毒。贝母性寒味苦,清热化痰,陈皮味辛苦,性温,燥湿化痰,善行肺经气滞,茯苓性平,味甘淡,利水渗湿健脾以杜生痰之源。其与半夏、陈皮为伍,共成二陈之意,而助君臣化痰之功。全蝎味辛,性平,主入肝经,尤善熄风止痉;僵蚕味咸辛,性微寒,入肝经,有熄风止痉,化痰泄热之效;天麻味甘性平,具平肝熄风之用,三药相合,熄风止痉之力倍增,以定抽搐。丹参性微寒,味苦,凉血活血,清心除烦,兼有安神之功;麦门冬味甘微苦,养阴清心除烦,兼防燥药伤津;石菖蒲味辛苦,性温,开窍化痰,化湿和胃;辰砂性寒,味甘质重,重可镇怯,寒能清热,主入心经,有重镇清心,安神定惊之效;琥珀味甘性平,安五脏,定魂魄,有镇惊安神之功;茯神味甘性平,平肝安神;远志味辛苦,性微温,既利心窍以宁神,又祛痰止咳以利肺,诸药为佐,镇惊安神,共助君臣醒神定癎之效。使以甘草调和诸药,补虚缓急,可解抽搐之拘急。综观全方,涤痰利窍以醒神,清热熄风以定癎,故适用于痰热内闭之癫癎。

Advertisements

반하백출천마탕 半夏白术天麻汤(《医学心悟》)

【组成】 半夏一钱五分(4.5克)天麻 茯苓橘红各一钱(各3克) 白术三钱(9克) 甘草五分(1.5克)

【用法】 生姜一片,大枣二枚,水煎服。(现代用法:加生姜三片,大枣五枚,水煎服。)

【功用】 燥湿化痰,平肝熄风。

【主治】 风痰上扰证。眩晕头痛,胸闷呕恶,舌苔白腻,脉弦滑等。

【案例】

1.原发性高血压

袁某,女,44岁。素有高血压病,一般血压维持在(180~190)/(100~110)mmHg。近因工作劳累,血压上升到220/120mmHg,自觉头晕纳差,腹胀便稀,舌质稍红,脉象弦而小滑。因久服滋腻药物,以致脾气不远,胃纳呆滞,上腹痞满,痰湿内得,虚风内作,拟方健脾燥温,化痰祛风,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。处方:半夏10克 苍 白术各10克 天麻10克 生黄芪15克 陈皮10克 太子参15克 泽泻30克 茯苓30克干姜3克 黄柏6克 枳实10克。上方服用4剂后,头晕已止,痰量减少,纳食增加,便稀已止,腹胀减轻,原方又服用4剂,饮食如常,腹胀消失,血压降为160/90mmHg。(时振声.1994.时门医述.北京: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)

〔按〕半夏白术天麻汤为李东垣方,用于痰厥头痛,凡脾虚不运,痰湿上逆,头晕头痛等症,用之均有卓效。本例原系肾阴亏损,肝阳上亢,过服滋养肝肾之剂.以致脾气不运,胃纳呆滞,脾失运化则痰湿内停,蒙蔽清阳而致头晕,脾不能运则腹胀便稀。本例以半夏白术天麻汤合枳术丸治疗,参芪、二术以健脾,陈皮、半夏以化痰,茯苓、泽泻以利湿,天麻以熄风,枳实以降气,干姜与黄柏则一热一寒、辛开苦降,以消胃纳呆滞及上腹痞满,故服药后使脾气健运,痰湿得去,痞胀得消,虚风得息,诸症消失。

2.嗜眠

某女,34岁。平素体弱,加之工作劳累,近三月来经常头痛眩晕,嗜眠乏力,经西医诊断为‘神经官能症’,屡用西药不效。症见:面色萎黄,精神倦怠,懒言少语,头重眩晕,嗜眠不易醒,食少脘闷,恶心欲吐,脉沉弱无力。治宜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,药用半夏15克 白术15克 天麻15克 党参25克 黄芪15克 陈皮15克茯苓25克 升麻10克 柴胡10克 泽泻15克砂仁10克 杞叶15克 当归20克。5剂,水煎服,日3次。

二诊诸症均减,继服上方24剂而愈。[李志文.1984.半夏白术天麻汤治验三则.中医药学报,(5):57]

〔按〕脾主健运,升清降浊,为气血生化之源。本病例诸证缘于劳倦太过,伤于脾脏,脾失运化,水湿内停,清阳不升,浊阴不降,痰浊内蕴之故,投以半夏白术天麻汤燥湿化痰,加砂仁、泽泻以祛痰浊,治其标;复加党参、黄芪、升麻、柴胡益气升阳,杞叶、当归补血,以治其本;使脾气得健,痰浊得化,嗜眠可愈。

3.眩晕

某女,70岁。冬月冒寒,头昏头痛,视物旋转10天,西医诊断为‘梅尼埃病’,服药罔效。刻下眩晕未减,泛恶干呕吐涎沫,心悸气短,胸痞纳差,口中黏腻,舌尖发麻,屡欲更衣,大便量少而细软,形体丰腴,舌苔白腻,六脉濡弱。诊为风痰上犯,中气素虚。处方:法半夏天麻陈皮各10克 白术12克 茯苓 党参 山楂各15克 吴茱萸5克 生姜6克 炙甘草3克。服药3剂,诸症太减,巳不泛恶,继服3剂而愈。予益气健脾剂巩固疗效。[王礼.1985.半夏白术天麻汤的临床应用.安徽中医学院学报,(1):17]

〔按〕本案患者年已古稀,形体丰腴,气虚脾弱,痰湿易自内生;又冬月冒寒,阳气不行,浊阴上逆,与风痰相结,上冲于头,发为眩晕。故用半夏白术天麻汤祛风痰,加吴茱萸温中散寒,平厥阴寒气上冲;加党参组成六君子汤(参、术、苓、草、夏、陈),益气助阳、健脾祛痰;更加山楂消积导滞,共杜生痰之源,而获佳效。

4.头痛

某女,43岁。左侧偏头痛反复发作5年,加重2用。患者脑后、巅顶至左额筋脉抽掣,阵发性跳痛胀痛如电击刀割,痛苦难言,伴泛恶纳减头昏肢量,舌苔白腻,边有齿痕,脉濡滑。经脑血流图、颞脑平片检查,诊断为“血管神经性头痛”,服止痛、镇静、麦角胺类药物,可使症状减轻。中医辨证为风痰上冲,瘀阻脑络。处方:法半夏白术 天麻各19克 茯苓 赤芍 延胡索 川芎各15克 桂枝6克 葛根 丹参各30克全蝎3克 川蜈蚣1条。服药3剂,偏头痛发作间歇时间延长,6剂后偶有发作,9剂后诸症告失。观察至令,未见复发.[杨越明.1989.半夏白术天麻汤之浅见及临床运用体会.贵阳中医学院学报,(4):27]

〔按〕头为诸阳之会,五脏六腑之清阳和气血均上会于此。“不通则痛”。本例痰浊瘀血痹阻脑络,清阳被遏,肝风上旋,致使头痛。因此立法抓住“痰”、“瘀”二字,并加全蝎、蜈蚣等虫类搜剔之品熄风止痉、祛瘀通络;又加桂枝、葛根宣通阳气,改善血运。药证相符,痹蠲痛除。

5.胸痹

某男,58岁。3年前自觉心前区疼痛,每次持续3分钟,向左肩部放射。伴胸闷纳差,呕恶痰多。经西医确诊为冠心病,给以强心利尿扩血管治疗后病情减轻。1月前患者受寒后病情加重,曾服用冠心Ⅱ号方合血府逐瘀汤30余剂,疗效不显。查体:T:37℃,P: 80次/分,BP: 102/90mmHg,精神差,形体肥胖,口唇发绀,心率80次/分,心尖区可闻及室性期前收缩,心音低钝,心界向左下扩大。既往无高血压及心肌炎病史。症见:左侧心胸部憋闷疼痛,每次持续5分钟,伴心慌、胸闷、身困乏力,恶心纳差,舌体胖大,苔白厚腻,脉弦滑。诊为胸痹(痰湿内盛,胸阳痹阻),治以健脾化痰,温通心阳。投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:白术 陈皮 郁金 石菖蒲 薤白各12克天麻 茯苓 瓜萎各15克 枳实 川芎 半夏各10克 丹参20克。每日1剂,分3次温服。服药20余剂后,左侧心胸闷痛减轻,次数减少,食欲增加,余症消失。又连服20余剂,诸症消失。以上方巩固,随访半年未复发。[杨德放.1990.半夏白术天麻汤的临床应用.陕西中医,(8):360]

〔按〕脾主运化,脾虚则运化失职,水停聚于内而为湿,湿阻中焦,阳气被遏,若胸阳不振,则可见心胸部疼痛;脾不健运,则纳差;胃失和降,则呕恶;湿聚为痰,痰湿内盛,故痰多。胸阳被遏是本证的主要病机,故用半夏白术天麻汤燥湿化痰为主,加瓜萎、薤白、枳实祛痰宽胸;郁金、丹参、川芎行气活血化瘀,以温通心阳。诸药合用,共奏健脾化痰通阳之功,药证相合,诸症得愈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治风痰眩晕之常用方剂,临证以头晕呕恶,舌苔白腻为辨证要点。其病缘于肝风内动,挟痰上扰所致。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云:“诸风掉眩,皆属于肝”。肝主风,风主动摇,肝风内起,则头眩物摇。加之痰浊阻碍清阳,浊阴不得下降,故而眩晕之甚,自觉天倾地旋,遂作呕吐呃逆。治宜化痰熄风之法。方中以半夏燥湿化痰,又兼降逆止呕,天麻善能平肝熄风,而止头眩,二药合用,为治风痰眩晕之要药,《脾胃论》谓:“足太阴痰厥头痛,非半夏不能疗;眼黑头眩,虚风内作,非天麻不能除。”故以此二味为君。白术长于补脾燥湿,与半夏、天麻配伍,祛湿化痰止眩之功益佳。《本经疏证》云:“白术治眩,非治眩也,治痰饮与水耳。”茯苓健脾渗湿,与白术相合,尤能治生痰之本,为臣;佐以橘红理气化痰,使气顺则痰消。使以甘草和中兼调诸药,姜枣调和脾胃,中州和则痰湿得化。综合全方,共奏化痰熄风之效。

지수산 止嗽散(《医学心悟》)

【组成】 桔梗炒 荆芥 紫菀蒸 百部蒸 白前蒸各二斤(各10克) 甘草炒十二两(4克) 陈皮水洗,去白一斤(5克)

【用法】 上为末。每服三钱(9克),食后,临卧开水调下;初感风寒,生姜汤调下。(现代用法:共为细末,每服9克,日服三次,温开水或生姜汤送下。亦可作汤剂,水煎服,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。)

【功用】 止咳化痰,疏表宣肺。

【主治】 咳嗽。咳嗽咽痒,咯痰不爽,或微有恶风发热,舌苔薄白,脉浮缓。

【案例】

1.气管炎

高某,男性,58岁。患气管炎,咳嗽夜甚,喉痒,胸闷,多痰,日久不愈。为疏一方:荆芥6克前胡9克 白前6克 杏仁9克 贝母9克化橘红6克 连翘9克 百部草9克 紫菀9克 桔梗6克 甘草3克 芦根24克。嘱服4剂。复诊大见减轻,夜间已不咳,剩有微喘,仍多痰,加海浮石9克祛痰,紫苏子9克定喘,服4剂,追访已愈。(陈可冀等.2000.岳美中医学文集.北京:中国中医药出版社)

〔按〕气管炎,多由感冒引起,治不得法,或强制其咳,或兜涩气痰,往往造成慢性久咳不愈。此方之义,以荆芥疏散积久之风寒余邪;前胡下气祛痰;白前祛深在之痰;浙贝母治外感咳嗽,合杏仁利肺气,有互相促进作用;橘红,喉痒者必用;连翘、甘草解毒;百部草镇咳,桔梗利胸膈排痰;芦根清肺热;紫菀治伤风痰咳。诸药合力共奏止嗽之功。

2.咳嗽

王某,男,12岁,学生。1985年5月10日初诊。二月前因外感起病,至今咳嗽不止,咯痰不爽,面色无华,脉细,苔薄白。当用止嗽散法,温润和平,止咳化痰。方用:荆芥6克 炙紫菀9克 百部9克 白前9克 桔梗4.5克 生甘草3克 化橘红4.5克 象贝9克 光杏仁9克。五剂。

5月17日复诊:咳嗽已减大半,然仍面色无华,精神不振,脉细,舌红少苔。久病伤阴,再仿程钟龄法,止嗽散合地黄丸可也。仍守前方,加北沙参9克、麦冬9克、六味地黄丸12克,包煎。五剂。一月后,其祖母前来道谢,方知患儿咳嗽已愈,精神好转。(连建伟.1987.历代名方精编.浙江: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)

〔按〕本案患者咳嗽已有二月,属于久嗽,伴有咯痰不爽,面色无华,脉细苔薄白,证属外感咳嗽较久。止嗽散温润和平,不寒不热,既无攻击过多之虞,大有启门驱贼之势。用之客邪易散,肺气安宁。服用5剂后复诊,咳嗽虽减大半,然面色仍无华,且精神不振,脉细,舌红少苔,呈现久病伤阴之征。于前方加北沙参、麦冬、六味地黄丸,以滋肺肾之阴,而获佳效。

3.暑湿咳嗽

某男,30岁,1981年8月3日门诊。患者十天前淋雨后即微恶寒,发热,无汗头身痛,神疲乏力,胃纳减退,咳嗽频繁,痰白稠带血,甚则纯血,小便短赤,口渴,苔白腻,脉浮缓。处方:香薷10克 藿香10克 荆芥10克 秦艽10克 前胡10克 百部10克 紫菀10克 白前10克瓜蒌皮10克 白芷10克 陈皮6克 浙贝母10克 藕节10克。

二诊加银花、连翘增强清热消暑之功,共6剂而愈。[漆济元.1985.止嗽散在临床上的应用.江西中医药,(1):35]

〔按〕止嗽散是治疗外感风寒咳嗽之常用方,但由于其用药‘温润和平,不寒不热’,故在临床上,常常于加减后治疗各种外感咳嗽。本案病发于暑天,暑为阳邪,易伤血络,兼挟湿浊,故在止嗽散的基础上加香薷、藿香以化暑湿,秦艽、银花、连翘等以消暑清热。

4.咳嗽

李某,女,7岁。1994年3月2日初诊。咳嗽10余日,夜间甚,呈阵发性剧咳,有时从睡眠中咳醒,咳嗽少痰,曾用多种抗生素及中药不效。查体:患儿一般情况尚可,发育正常,营养欠佳。心脏听诊正常。双侧肺部听诊呼吸音粗有干性罗音。舌质淡、苔薄白,脉稍弦细。胸片示:双肺纹理增粗,血免疫检查:肺螨虫阳性。确诊为咳嗽(肺螨虫感染所致)。治疗用止嗽散加减:百部10克 紫菀10克 桔梗10克 白前10克 桑白皮10克 枳实5克 桂枝5克 甘草3克,水煎服,每日1剂,分早、晚服下,每次150ml。

3月5日复诊,患儿服3剂后咳嗽明显减轻,夜间能正常休息,继用3剂。

3月8日再诊,患儿咳嗽已痊愈,现感觉乏力,食欲不振,舌质淡苔白。给四君子汤加减以调理善后:党参5克 白术5克 茯苓5克 槟榔5克 谷芽5克 鸡内金5克 服3剂。以后随访咳嗽未复发。[吴德广.1994.止嗽散加减治疗呼吸道肺螨虫感染所致咳嗽9例.山东中医杂志,(12):538]

〔按〕螨虫为螨虫病的一种,常侵袭下呼吸道而使气管、支气管、肺发生病变,引起咳喘症状,成人儿童均可发病。方中百部有润肺止咳杀虫之功,为主药。桑白皮、桔梗、紫菀、白前、陈皮、枳实、桂枝、甘草等协助主药以理气化痰止咳,故而取效。

5.支气管炎

方某,男,63岁,住院号116370。反复咳嗽13年,近1月因受凉痼疾复发,经用青霉素、先锋霉素等西药抗炎治疗半月无效。于1996年11月20日收入中医科住院治疗。症见咳嗽,气促,胸闷,咯吐白色泡沫痰,肢冷,舌淡、苔白腻,脉滑微紧。听诊双肺呼吸音增粗,有少许湿性〓音。血常规检查正常,胸片检查示双肺纹理增粗紊乱。证属风寒袭肺,痰浊壅盛。治宜温肺化痰止咳。方用止嗽散加白芥子10克、法夏10克、细辛3克。服7剂后咳嗽止,胸闷、气促好转,双肺听诊正常,但仍有少量痰液,继服上方3剂痊愈出院,随访3个月未复发。[肖伍华.1999.止嗽散加减治疗支气管炎53例.湖南中医杂志,(2):23]

〔按〕本病发病或由感受外邪,或由脏腑功能失调,致肺失宣肃,肺气上逆所致。本案证属风寒袭肺、痰浊壅盛,故用止嗽散止咳化痰,疏表宣肺,更加白芥子、半夏益以其化痰之力;加细辛强其透邪之效。可见灵活运用,随证化裁,本方均能收到满意的疗效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治疗表邪未尽,肺气失宣而致咳嗽的常用方。方中紫菀、百部为君,两药味苦,都入肺经,其性温而不热,润而不腻,皆可止咳化痰,对于新久咳嗽都能使用。桔梗味苦辛而性平,善于开宣肺气;白前味辛甘性亦平,长于降气化痰。两者协同,一宣一降,以复肺气之宣降,增强君药止咳化痰之力,为臣药。荆芥辛而微温,疏风解表,以祛在表之余邪;陈皮理气化痰,均为佐药。甘草调和诸药,合桔梗又有利咽止咳之功,是为佐使之用。综观全方,药虽七味,量极轻微,具有温而不燥、润而不腻、散寒不助热、解表不伤正的特点。正如《医学心悟》卷3中所说:“本方温润和平,不寒不热,既无攻击过当之虞,大有启门驱贼之势。是以客邪易散,肺气安宁。”故对于新久咳嗽,咯痰不爽者,加减运用得宜,均可获效。

영감오미강신탕 苓甘五味姜辛汤(《金匮要略》)

【组成】 茯苓四两(12克) 甘草三两(9克)干姜三两(9克) 细辛三两(5克) 五味子半升(5克)

【用法】 上五味,以水八升,煮取三升,去滓,温服半升,日三服。(现代用法:水煎服。)

【功用】 温肺化饮。

【主治】 寒饮咳嗽。咳痰量多,清稀色白,或喜唾涎沫胸满不舒,舌苔白滑,脉弦滑等。

【案例】

1.咳嗽

叶瑞初君,丽华公司化妆部。二月十七日初诊。咳延四月,时吐涎沫,脉右三部弦,当降其冲气。方药:茯苓三钱生甘草一钱五味子一钱干姜一钱半细辛一钱制半夏四钱 光杏仁四钱。二月十九日二诊,两进苓甘五味姜辛半夏杏仁汤,咳已略平,惟涎沫尚多,咳时痰不易出,宜与原方加桔梗。方药:茯苓三钱生甘草一钱五味子五分干姜一钱 细辛六分 制半夏三钱光杏仁四钱桔梗四钱。叶君昔与史惠甫君为同事,患咳凡四阅月,问治于史。史固辞之,以习医未久也。旋叶君咳见痰中带血,乃惧而就师诊。服初诊方凡二剂,病即减轻。服次诊方后,竟告霍然。(曹颖甫.1979.经方实验录.上海: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)

〔按〕历经秋冬,咳延四月,中气必虚,寒饮兼燥,故见咳嗽时吐涎沫,咳甚则痰中带血。茯苓、甘草健脾益气;姜、辛、味合用温肺化饮而不伤阴;半夏、杏仁、桔梗化痰润肺,宣降肺气。虽痰中带血,仍投温药化饮,实合天时病机,加之健脾益阴之品,标本兼顾,故得神效。

2.迁延性咳嗽

某男,67岁。患者咽痒咳嗽,甚则伴喘,痰多而色白,纳可,时有心悸,苔薄白,脉紧而细。体查除两肺呼吸音略粗外,余无异常,X线胸透无异常发现。此风邪久稽,痰饮内阻,拟理肺化痰,以苓甘五味姜辛汤化裁。苏叶10克 杏仁10克 半夏10克 桔梗5克 枳壳5克 干姜3克 细辛3克 五味子3克 茯苓10克前胡5克 甘草3克。患者服药5剂,咳嗽明显减少,再服5剂,症状基本消除。[尤松鑫.1991.苓甘五味姜辛汤加味治疗迁延性咳嗽,南京中医学院学报,(3):169]

〔按〕芩甘五味姜辛汤原方为支饮复作而设,茯苓利湿而除水饮,甘草培脾和中,干姜温中化饮,细辛宣肺散寒,五味子收敛肺气,合而用之,共奏温肺散寒,化痰蠲饮之功。本案例乃属寒饮内阻为患,且咳痰喘均重,遂加入宣肺化痰理气之品。

3.哮喘

患者男,71岁。1995年1月15日初诊。自述哮喘发作10余天,症见喉中哮鸣有声,呼吸急促困难,胸膈满闷如塞,咳痰色白如沫,质黏难咯,形寒肢冷,舌苔白滑,脉弦紧。诊为哮证,证属寒哮,治以温肺散寒、祛痰平喘。用苓甘五味姜辛汤加味合小青龙汤:茯苓15克 甘草5克五味子10克 干姜10克 细辛5克 麻黄10克 半夏10克 杏仁10克 桔梗10克桂枝10克 白芍10克 麦冬15克。日1剂,水煎500ml分2次服。3剂后呼吸急促困难、喉中哮鸣声消失。继服6剂后胸膈满闷如塞、形寒肢冷、咳痰及肺部哮鸣音消失。[张富强等.1996.苓甘五味姜辛汤加味治疗哮喘53例.山东中医杂志,(9):395]

〔按〕本案属中医哮证范畴。哮证的发生,为宿痰内伏于肺,复加外感、饮食、情志、劳累等因素,以致痰阻气道,肺气上逆所致。此病病程长,常反复发作,未发作时晨起、夜间多咳痰色白如泡沫。《医学统旨》曰:‘哮证喘吼如水鸡之声,牵引背胸,气不得息,坐卧不安,或肺胀胸满,或恶寒肢冷,病者夙有此根,又因感寒作劳气恼,一时暴发……治法专以祛痰为先,兼用解散。’在治疗上应以祛痰饮为主。苓甘五味姜辛汤主治寒饮内蓄,开舍相济,温散并行;佐以麻黄、杏仁、桔梗、半夏,宣降并用,增强平喘祛痰止咳之功。辨病与辨证相结合,治疗哮喘效果较为明显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主治寒饮内停之证。方中干姜、细辛合用,仲景以此二味温肺化饮止咳。《神农本草经》首言:干姜主胸满,细辛主咳逆。盖干姜、细辛皆属辛温之品,俱有温肺化饮之用,干姜以温热为主,其入肺温阳化饮之力较强为君;细辛以辛散为主,其入肺开郁散饮之力为优为臣;两者相伍,温肺化饮,两擅其长。茯苓健脾渗湿,以治生痰之源,亦为臣药。然咳久必伤肺,一派温散,恐重伤其肺气,故佐加五味子之酸收,敛肺以止咳。干姜、细辛与五味子相配,一温一散一收,非但散不伤正,收不留邪,而且亦有助于肺司开阖之职,使肺之开阖有权,则饮邪无伏匿之处。使以甘草,润肺和中,协调诸药。综合全方,共奏温肺化饮之效,主治寒饮之咳嗽痰多,清稀色白,胸中满闷等证。

패모과위산 贝母瓜蒌散(《医学心悟》)

【组成】 贝母一钱五分(5克) 瓜蒌一钱(3克) 花粉 茯苓 橘红 桔梗各八分(各3克)

【用法】 水煎服。

【功用】 润肺清热,理气化痰。

【主治】 燥痰咳嗽。咳嗽呛急,咯痰不爽,涩而难出,咽干口燥,苔白而干等。

【案例】

1.咳嗽

姜某,女,3岁。1984年秋末,患儿恶寒发热,咳嗽少痰,咽痛口干,舌淡红苔花剥,脉细数。先投桑杏汤二剂,表证得解,但仍咳嗽,咯痰不爽,咽中有痰声。肺燥有痰,治宜润肺清热,化痰止咳,改用贝母瓜篓散加味。方用:川贝母5克瓜蒌皮3克 天花粉3克 茯苓3克 橘红3克 桔梗3克 北沙参5克 麦冬5克 玉竹5克。服药三剂,病遂告愈。(连建伟.1987.历代名方精编.浙江: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)

〔按〕患儿感邪后,恶寒发热,咳嗽少痰,咽痛口干,舌淡红苔花剥,脉细数。是风热犯肺,肺失宣肃。治宜清热宣肺,投用桑杏汤二剂,表证得解,但咳嗽仍在,咯痰不爽,咽中有痰声。此系肺燥有痰,治宜润肺清热,化痰止咳。以贝母瓜蒌散加味治之。方中贝母、瓜蒌清热化痰,润肺止咳为主药,辅以天花粉、北沙参、麦冬、玉竹生津养阴润燥,桔梗宣肺利咽,橘红、茯苓顺气化痰,合为佐使。服药三剂,病遂告愈。

2.燥咳

柳某,女,35岁,杭州电子管厂工人。1987年10月30日诊:咳嗽已半月,干咳无痰,咽燥,胸痛,脉涩,舌苔薄腻,质偏红。此属时令燥咳,用贝母瓜篓散法。以其患腰痛日久,加入补肾之品,使金水相生,上燥亦可好转。处方:川贝(研、吞)6克 瓜蒌皮12克 天花粉12克 桔梗5克 生甘草3克 化橘红6克 茯苓12克南沙参10克 杏仁10克 当归6克 六味地黄丸(包煎)15克。至同年12月4日,患者来谓服此方6剂咳愈。(连建伟.2004.连建伟中医文集,上海: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)

〔按〕本案患者于秋季患燥咳,故用贝母瓜萎散润燥清肺,化痰止咳,以其有久病肾虚之本,故合六味地黄丸补肾养阴,加当归者,《本经》谓其‘主咳逆上气。’取其滋养阴血,润燥止咳也。

3.结核性胸膜炎

万某,男,14岁,学生,1996年11月3日入院,主诉咳嗽痰稠、胸痛1月余,伴气逆,夜间不能平卧,午后潮热,纳呆,神疲,面色少华,大便结,小便黄,舌质红、苔腻,脉滑数。胸片提示胸腔积液,行胸腔穿刺活检提示结核性胸膜炎,因惧怕抽胸水,要求中药治疗。中医辨证属脾虚湿阻,痰热壅肺,治宜清热化痰,健脾利湿,方用瓜篓仁12克 杏仁10克 川贝10克 百部10克 延胡索10克 白芍10克 云苓15克功劳叶15克 紫菀10克 法夏10克 猪苓10克 郁金10克 泽泻10克 桔梗10克。每日1剂,服药7剂后,患者咳嗽、胸痛缓解,气逆明显好转,夜间能平卧入睡。守原方续服7剂,患者咳嗽消失,胸痛、气逆明显好转,纳食增加。查体:左下肺闻及少许湿〓音,叩诊为清音,胸片提示胸腔积液消失。[李健.2001.中医治疗结核性胸膜炎11例临床体会.江西中医药,(6):66]

〔按〕结核性胸膜炎,多属本虚标实之证,病位在肺、脾、肾三脏。治疗上,当以补虚为主,参以杀虫,正如《医学正传·劳极》所云,‘一则杀其虫以绝其根本,一则补其虚以复其真元’。只有这样,才能取得满意的临床效果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主治燥痰。其证以咳嗽痰稠,涩而难出为特征。方中君以贝母清热润肺,化痰止咳,开痰气之郁结。《本草汇言》云:‘贝母开郁,下气化痰之药也,润肺消痰,止咳定喘,则虚劳火结之证,贝母专司首剂。’臣以瓜萎仁,润肺清热,理气化痰,通胸膈之壅痹。《本草正》云:‘瓜蒌仁性降而润,能降实热痰涎,开郁结气闭,解消渴,定胀喘,润肺止咳。’佐以天花粉清热化痰,且可生津润燥,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云:‘天花粉为其能生津止渴,故能润肺,化肺中燥痰,宁肺止嗽。’茯苓健脾利湿,以杜生痰之源;橘红理气化痰,使气顺则痰消;桔梗宣利肺气,令肺金宣降有权为佐使。如此组方,则肺得清润而燥痰自化,宣降有常则咳逆自止。

소라환 消瘰丸(《医学心悟》)

【组成】 玄参蒸 牡蛎煅,醋研 贝母去心,蒸各四两(各120克)

【用法】 上为细末,炼蜜为丸。每服三钱(9克),开水下,日二服。(现代用法:共为细末,炼蜜为丸,每服9克,日服三次,温开水送下,亦可作汤剂,水煎服,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。)

【功用】 清热化痰,软坚散结.

【主治】 瘰疬,痰核,瘿瘤。咽下,舌红,脉弦滑略数。

【案例】

1.痰结火毒证

某女,4个月。1984年2月18日初诊。患儿右颌下淋巴结肿大2周。西医诊断为右颌下淋巴结炎,经肌注青霉素链霉素1周,外敷10%鱼石脂软膏,未能奏效,请中医会诊。患儿精神尚好,身无发热,面赤,右颌下可触及肿大的淋巴结约3cm×4cm,局部发红,触之及吮乳均哭闹,口流涎,苔黄腻,指纹无异常。方用消瘰丸合花粉散加减。处方:元参6克 浙贝3克 生牡蛎6克天花粉3克 蒲公英6克 金银花6克 连翘6克 虎杖6克。1日1剂,分多次服。服药3剂,红肿开始消退,服药6剂,诸症痊愈。[许治时等.1986.消瘰丸的临床应用,中医杂志,(6):36]

〔按〕小儿为稚阴稚阳之体,阴常不足,阳常有余,易生火毒之邪,灼津熬液而成痰,痰郁又可化火,互为因果,从痰结火毒,治以清热解毒,化痰散结。方中消瘰丸清热化痰为主,合用花粉清热解毒散结,而获良效。

2.痛性脂肪过多综合征

某女,46岁。1988年10月3日初诊。四肢及胸腹部出现对称性块状脂肪结节年余,先后去省级多家医院检查,均诊为痛性脂肪过多综合征,服药(名称不详)效果不佳。诊见四肢、胸腹部脂肪结节大者如粟,中者如银杏,小者如玉米粒,皮色不变,按之疼痛。面色黧黑,形体消瘦,头痛头晕,心悸易怒,腰膝酸软,手足心热。月经数月一行,量少色红。舌红,苔薄白,脉弦细。处方:玄参20克 浙贝母10克 生牡蛎30克 制首乌20克 枸杞子12克 山萸肉12克 丹参30克 地龙10克 地骨皮20克。水煎服,每日1剂。

10月13日二诊:服药10剂后,腰痛、易怒、手足发热均减轻,惟周身结节疼痛不减。上方加穿山甲10克,继服10剂。

10月23日三诊:全身结节减小减少,效不更方,上方继服。本方前后稍事加减,共服50余剂,全身脂肪结节完全消失,病告痊愈,随访1年未复发。[孙殿浩.1992.消瘰丸临床新用举隅.山东中医杂志,(4):26]

〔按〕痛性脂肪过多综合征,又称德肯综合征,其临床主要特征是:躯干或四肢远端常有多数对称性脂肪结节,皮肤干燥,疲倦无力,神经衰弱,性功能衰退等。中医据脂肪结节症状纳入痰核范畴。痰浊瘀血阻滞经络,不通则痛,该患者又兼有明显肝肾亏损,虚火上炎之征。故用消瘰丸清热化痰,软坚散结,加丹参、地龙、穿山甲祛瘀散结,活血化瘀,加用山萸肉、枸杞、首乌补益肝肾之品以治本。

3.阴茎纤维硬结

某男,20岁。1990年4月10日初诊。患者阴茎中下段有2. 1cm×1.0cm硬结半年,触之微有酸痛。外观皮色不变,勃起时疼痛,阴茎向下弯曲30度,影响性交。病理切片证实为海绵体硬结症。舌苔薄白微腻,脉弦缓。药用消瘰丸加味;玄参20克 生牡蛎30克 浙贝10克 海藻20克 昆布20克 枳实10克 三棱20克川牛膝16克 土鳖虫10克 水蛭10克。水煎服,每日1剂。药渣煎水局部外洗。10天为1个疗程,休息5天,再行第2个疗程。前后共用药3个疗程,硬结消失,阴茎勃起时,无不适感,病告痊愈。〔孙殿浩.1992.消瘰丸临床新用举隅.山东中医杂志,(4):26〕

〔按〕阴茎纤维硬结症,属瘰疬范畴。本案为气血不畅,痰邪凝聚所致,故用消瘰丸消痰凝,软坚散结,再加海藻、昆布、枳实、三棱、水蛭等行气破血软坚之品,共奏蠲痰凝、行气血、散硬结之功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主治痰热郁结之瘰疬、痰核等。方中以苦微寒之贝母为君,清热化痰,消瘰散结。牡蛎咸平微寒,功能软坚散结,助君药清消痰热郁结之瘰疬。《本草备要》卷4云其:‘咸以软坚化痰,消瘰疬结核。’玄参苦成而寒,软坚散结,滋润清热。《名医别录》谓其:‘散颈下核。’既能助贝母、牡蛎软坚散结,以消痰核瘰疬;又可滋阴降火,滋水涵木,与牡蛎为伍而抑肝气,共为臣药。三药合用,以清热化痰、软坚散结为主,滋阴降火、平抑肝气为辅。药精力专,标本兼顾,使热除痰消结散,则瘰疬、痰核自除。

곤담환 滚痰丸(《泰定养生主论》,录自《玉机微义》)

【组成】 大黄酒蒸 片黄芩酒洗净各八两(各240克)礞石一两捶碎,同焰硝一两,投入小砂罐内盖之,铁线缚定,盐泥固济,晒干,火煅红,候冷取出(30克) 沉香半两(15克)

【用法】 上为细末,水丸如梧桐子大。每服四五十丸,量虚实加减服,清茶、温水送下,临卧食后服(现代用法:水泛小丸,每服8~10克,日1~2次,温开水送下)。

【功用】 泻火逐痰。

【主治】 实热老痰证。癫狂昏迷,或惊悸怔忡,或不寐怪梦,或咳喘痰稠,或胸脘痞闷,或眩晕耳鸣,大便秘结,苔黄厚腻,脉滑数有力。

【案例】

1.痰热扰心

林某,男,73岁。因情志怫郁,致心烦躁动发作1月余。既往有类似病史,曾在某医院被诊为‘躁狂忧郁症(躁狂状态)、高血压病’。服用西药氟哌啶醇、复方降压片等药后,于浴室发生昏仆,遂停用西药,乃延用中医诊治。刻诊:心烦,躁动不安,昼夜少眠,甚则夜眠仅一二小时许,精神反旺盛,而动作增多,晨起必做抄写全市电话号码‘功课’一二遍,旋即外出奔走,约一二小时始返户,稍遇逆意之语言或事,则暴躁吵闹,言语增多,语言洪亮,滔滔不绝,面红目赤,目光炯炯有神,耳鸣,口苦而干,喜饮,饮食如常,大便干硬,二三日一行,小便赤。舌质红苔黄厚腻,脉弦滑而数。血压180/110mmHg。辨证为肝郁化火,痰热扰心。治以清火化痰,宁心安神,方用礞石滚痰丸合黄连温胆汤化裁:大黄8克 黄芩10克沉香粉(2次冲)6克 木香(后下)6克 法半夏10克 茯苓神各10克 薄橘红10克 炙甘草6克 竹茹10克 枳实10克 黄连6克 黄郁金10克 九节菖蒲6克 远志6克 珍珠母(杵,先煎)30克。3剂。

二诊:服用2剂后,即大便畅通,心烦躁动渐平,多言明显减少,夜眠已达6小时许,晨起不复做抄写号码之‘功课’,亦无奔走户外行动之发生,口干苦明显好转,苔黄腻渐退,脉象弦滑不数。复查血压180/90mmHg。遂以原方减大黄为6克,续进3剂。心烦、多言、躁动诸症得除,精神恢复如常。(倪诚.2006.新编方剂学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)

〔按〕本案证由情志怫郁,肝气郁而化火,灼津为痰,痰火上扰心神所致。故方以礞石滚痰丸合黄连温胆汤加减,清火化痰,宁心安神。痰火得清,则心神获安矣。礞石滚痰丸以缺成药遂改作汤剂内服。又礞石一药,恐入煎方中乏效,故未用。

2.头痛

某男,65岁,农民。1988年5月21日初诊,高血压病12年,右侧头痛月余。近10日并发左侧头痛,疼痛剧烈,难以忍受,屡服降压、利尿、镇静、镇痛等药未能缓解。诊见眼赤掣痛,烦躁不寐,四肢胀酸,纳差口苦,大便干结。舌质红,苔黄厚腻,脉弦滑而数。血压210/110mmHg。投以礞石滚痰丸加味:礞石(先下)30克 黄芩15克 沉香12克 代赭石 大黄(后下) 牛膝各20克。5剂。药后大便通畅,日1次,头痛已止,眼红消失,血压降至160/90mmHg,余症均基本消失。上方改大黄为10克,加当归、白芍各15克,再进5剂,诸症皆愈。[李德益.1991.礞石滚痰丸临床新用.浙江中医杂志,(8):370]

〔按〕本例久患高血压病,痰热素盛,久治不得其法,痰浊不祛,邪热不清,腑气壅塞,上扰清窍而头痛,重用礞石下气坠痰,平肝镇惊,大黄通腑泻热,开痰热下行之路,黄芩清除痰火之源,沉香合代赭石降逆下气,亦即治痰必先顺气之法。诸药合奏化痰导滞,泻热通腑,降气止痛之功,故获速效。

3.呕吐

某男,14岁。头昏呕吐反复发作1年余,昨日又发。曾患病毒性脑炎,治后痊愈,现每隔1月左右,晨起必发严重头昏,伴呕吐,卧床良久方安,舌红苔薄白润。治以礞石滚痰丸,每服3克,日3次,服药1月余,诸症消失,随访9个月,未复发。[孙会文.1986.礞石滚痰丸治验4例.河北中医,(6):30]

〔按〕本例始因病毒性脑炎,虽治而痰毒未能尽除,残留肝胆,于肝胆阳升之时,发为头昏、呕吐,治以礞石滚痰丸,下气逐痰,泻火清热,而获良效。

4.中风

某男,53岁。高血压病史10年,平素急躁易怒,嗜肥甘,于5天前晨起,突然右侧肢体活动障碍,跌仆于地,后由家属送医院,CT提示左侧内囊有小梗死灶。诊见:右侧肢体偏废不用,肌力Ⅱ↑+级,大便秘结,口眼斜,语言不清,口苦而干,血压150/90mmHg,舌红苔腻,脉弦滑,方用礞石滚痰丸合调胃承气汤。药用:礞石滚痰丸9克(吞服) 生枳实 生大黄(后下)制胆量制半夏各6克 甘草 陈皮各5克 全栝萎30克 菖蒲 广地龙 云苓各10克。服6剂,大便畅行,腻苔渐化,语言转清,肌力开始恢复。原方去大黄、礞石滚痰丸,加川芎、丹参,服10剂,神清语利,肢体活动渐复,肌力达Ⅳ级。[仲玉英.1995.礞石滚痰丸合承气汤治疗中风24例.四川中医,(2):20]

〔按〕患者性情急躁易怒,且嗜食肥甘,日久蕴湿生痰化热,痰阻肢体脉络,肢体失养则可出现活动障碍。方中礞石涤痰,大黄泻下荡积,胆星、半夏、云苓祛湿化痰,枳实、陈皮行气以助痰消,菖蒲、地龙通络祛痰,重用栝蒌行气化痰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治疗实热老痰之峻剂。礞石甘咸平,制以火硝,攻逐下行之力尤强,方中取其燥悍重坠之性,以下气消痰,攻逐陈积伏匿之顽痰,同时本品能平肝镇惊,善治惊癎,为君药。大黄苦寒,荡涤实热,开痰火下行之路。其与礞石相伍,攻下与重坠并用,攻坚涤痰泻热之力尤胜,用为臣药。黄芩苦寒,善清肺火及上焦之实热,佐助大黄疗痰热,两者用量最重且酒制而偏善上行,清热泻火以治热痰。沉香仅用半两,辛而苦温,既可行气开郁,降逆平喘,令气顺痰消,又可以温性而制约大黄、黄芩之寒凉,防过于苦寒伤中,用为佐药。四药合奏泻火逐痰之功,药简而效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