컨텐츠로 건너뛰기
Advertisements

‘방향화습芳香化湿’ 카테고리의 글

오가감정기산 五加减正气散(《温病条辨》)

[组成] 藿香梗二钱 广皮一钱五分 茯苓块三钱厚朴二钱 大腹皮一钱五分 谷芽一钱苍术二钱

[用法] 原方水五杯,煮二杯,日再服。

[功用] 燥湿运脾。

[主治] 秽湿着里,脘闷便泄。

[案例]

脘闷便泄

李某,男,29岁,2004年5月17日诊治。诉胃脘隐痛,胀闷不适。胸腹痞满。腹中有振水声,食欲不振已周余,伴头晕身困,大便稀溏,舌苔白腻。经B起检查;‘有胃液潴留’。证属寒湿阻滞,温浊伤脾。治当健脾化湿。拟投五加减正气散,处方:藿香12克 厚朴10克 陈皮10克 茯苓15克 苍术12克 法夏10克谷芽12克 大腹皮12克。水煎服,4剂而愈。[赵龙.2005.五个加减正气散证治浅析与验案举隅.中医药导报,11(2),44~45]

〔按〕亦系三加减正气散去杏仁、滑石,加大腹皮、谷芽、苍术而成。有芳香开泄,健脾化气之功。主治湿郁中焦,寒湿伤脾之‘脘闷便泄’等症。方中以正气散香开辟秽,理气消闷,加大腹皮以运脾气,利尿止泻;益苍术、谷芽和胃消导,健脾燥湿,使湿浊之邪不致偏渗于大肠,则便泄自止。合为苦辛温剂。

Advertisements

사가감정기산 四加减正气散(《温病条辨》)

[组成] 藿香梗三钱 厚朴二钱 茯苓三钱广皮一钱五分 草果一钱 楂肉炒五钱 神曲二钱

[用法] 原方水五杯,煮二杯,渣再煮一杯,三次服。

[功用] 芳香化湿,温中导滞。

[主治] 秽湿着里,邪阻气分,腹泻腹胀,舌白滑,脉右缓。

[案例]

腹泻

周某,女,42岁,1999年6月就诊。诉腹泻3天,伴头身困重,脘腹胀闷。患者于3天前因过食生冷而致腹泻,日数10次,大便水样,经当地医院输液、止泻及服香砂养胃丸等,腹泻次数虽减,但仍大便溏泻,脘腹胀闷,头身重浊,苔白滑,脉濡缓。治宜芳化秽浊,理气渗湿。方用四加减正气散,处方:藿香15克 厚朴10克 茯苓12克 陈皮10克 神曲10克 山楂12克草果10克。仅服2剂而病愈。[赵龙.2005.五个加减正气散证治浅析与验案举隅.中医药导报,11(2):44~45]

〔按〕即三加减正气散去杏仁、滑石,加神曲、草果、山楂。有芳香化湿,温中健脾之功。主治秽湿着里,邪阻气分,脘腹胀闷,大便不爽或溏泄,或身重浊,舌白滑,脉缓者。因其属中焦寒湿证,故以正气散芳化秽浊,理气渗湿;再入草果、山楂、神曲急运脾中阳气,消食导滞,使脾湿得化,不致上蒸于肺,则气机自畅。合为苦辛温剂。

삼가감정기산 三加减正气散(《温病条辨》)

[组成] 藿香连梗叶,三钱 茯苓皮三钱 厚朴二钱 广皮一钱五分 杏仁三钱 滑石五钱

[用法] 原方水五杯,煮二杯,再服。

[功用] 化湿理气,兼以泄热。

[主治] 秽湿着里,舌黄脘闷,气机不宣,久则酿热。

[案例]

月经不调

王某,女,40岁,2003年7月就诊。诉月经不调半年,前后无定期,量少质淡,精神抑郁,胸脘满闷,经来加重,甚则四肢发凉,时有白带。服调经药不效,苔腻微黄,脉沉缓。治用三加减正气散化裁,处方:藿香厚朴 陈皮 杏仁佛手 竹茹各10克 茯苓 郁金 滑石各12克,以芳香开泄,宣利气机,使水道通调,湿热下达。共进药6剂而病愈。[赵龙.2005.五个加减正气散证治浅析与验案举隅.中医药导报,11(2):44~45]

〔按〕系一加减正气散去神曲、麦芽、大腹皮、绵茵陈,加滑石所得,有芳香开泄,清利湿热之功。用治秽湿之邪留着于里,阻滞气分,气机不得宣畅,郁久化热,而见苔黄腻,脘腹满闷等症者。此证因有伏热,故以藿香、陈皮、厚朴芳化秽浊,疏理中焦以除满;茯苓皮淡渗利湿;加杏仁宣利肺气,使气化则湿热俱化。重用滑石清利湿中之热,滑石配藿香又可宣畅气机。合为苦辛寒剂。

이가감정기산 二加减正气散(《温病条辨》)

组成] 藿香梗三钱 广皮二钱 厚朴二钱茯苓皮三钱 木防己三钱 大豆黄卷二钱 川通草一钱五分薏苡仁三钱

[用法] 原方水八杯,煮三杯,三次服。

[功用] 化湿理气,宣通经络。

[主治] 湿郁三焦,脘闷,便溏,身痛,舌白,脉象模糊。

[案例]

身痛

万某,女,43岁,1998年9月就诊。诉1周前冒雨后起病,现发热虽退,但全身疼痛难忍,午后为重,脘腹胀闷,大便不畅,苔白腻,脉濡缓。拟予二加减正气散健脾利湿,理气消闷通利经络。处方:藿香厚朴 陈皮木防已 羌活苍术 通草各10克 茯苓12克 薏苡仁30克。服药3剂,而告病愈。[赵龙.2005.五个加减正气散证治浅析与验案举隅.中医药导报,11(2):44~45]

〔按〕系一加减正气散去杏仁、腹皮、麦芽、茵陈蒿,加木防己、大豆黄卷、通草、薏苡仁而成。有芳香化湿,舒通经络之功。主治脘闷便溏,身痛,舌苔白,脉象模糊者。因证属湿郁中焦,经络阻滞所致,故以正气散化中焦湿浊,理气消闷;加防已、大豆卷通利经络之湿热;通草、薏苡仁淡渗利湿,使邪从小便而去,以达利小便实大便之妙,合为苦辛淡剂。

일가감정기산 一加减正气散(《温病条辨》)

[组成] 藿香梗二钱 厚朴二钱 杏仁二钱茯苓皮二钱 广皮一钱 神曲一钱五分 麦芽一钱五分 绵茵陈二钱 大腹皮一钱

[用法] 原方水五杯,煮二杯,再服。

[功用] 芳香化湿,理气导滞。

[主治] 三焦湿郁,升降失司,脘连腹胀,大便不爽。

[案例]

头痛

陈某,男,36岁,1999年8月就诊。诉近半月来头病如裹,右侧为重,彻夜难眠,伴脘腹胀闷,二便不爽,笞白、脉缓。治予一加减正气散化裁,处方:藿香10克 厚朴10克 陈皮10克 茯苓15克 腹皮10克 茵陈蒿10克 荷叶10克 杏仁10克 神曲10克 白芷10克麦芽10克。水煎服,日1剂,服3剂,症大减,再服3剂而痊愈。[赵龙.2005.五个加减正气散证治浅析与验案举隅.中医药导报,11(2):44~45]

〔按〕此证虽言三焦俱受湿郁,但仍以湿阻中焦为主,中焦湿郁,升降失调,脘腹胀满,大便不爽等。因本证不需发表,故以藿香正气散去苏叶,白芷;又因其重点在中焦,不必升提上焦,故又减白术,桔梗等。具有疏理湿浊,宣畅气机之功。方中用藿香化浊利气,意在取其走中不走外;厚朴、陈皮、茯苓、大腹皮利湿消胀;杏仁宣利肺与大肠之气;加神曲、麦芽升降脾胃之气;茵陈蒿清热利湿宣郁;茯苓但用其皮,取其性凉以善利湿清热。合为苦辛微寒之剂。

곽향정기산 藿香正气散(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)

【组成】 大腹皮 白芷 紫苏 茯苓去皮各一两(各30克) 半夏曲 白术 陈皮 去白 厚朴去粗皮,姜汁炙 苦桔梗各二两(各60克) 藿香三两去土(90克) 甘草二两半炙(75克)

【用法】 原方为细末,每服二钱,水一盏,姜三片,枣一枚,同煎至七分,热服。如欲汗出,衣被盖,再煎并服。(现代用法:为散剂,每服6~9克,日服二次,加生姜3片,大枣1枚,水煎服。或作丸剂,每服6~9克,日服二次,温开水送下。亦可作汤剂,水煎服,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。)

【功用】 解表化湿,理气和中。

【主治】 外感风寒,内伤湿滞证。恶寒发热,头痛,胸膈满闷,脘腹疼痛,恶心呕吐,肠鸣泄泻,舌苔白腻,脉濡。

【案例】

1.外感腹泻

某男,24岁。自诉受凉后7小时,恶寒,发热、头痛,继而出现腹泻。于7小时内,大便4次,呈水样便,伴有腹胀、微痛、欲吐,查舌苔薄白稍腻,脉浮,连投藿香正气散2剂,水煎服。复诊:述上方服1荆后,在汗出身凉的同时,腹泻完全停止,但有腹胀,服第二剂后,腹胀消失,蚋食正常。(李飞.2002.中医药学高级丛书·方剂学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)

〔按〕泄泻一证,致病原因颇多。感受外邪,饮食所伤,以及情志不遂等,皆为本证的重要发病因素。本案乃因外感风寒湿之邪,入里困阻脾阳,脾失健运,故水谷相杂而下,发生泄泻。此时表邪未解,故见恶寒发热、头痛等症。证属表里同病,故投藿香正气散两剂而安。

2.暑湿感冒

某女。发热,头痛如裹,恶心欲吐,胃脘不适,肢节酸痛沉重,已月余。曾先后服西药及其他中成药未愈。针对其舌苔白腻、脉浮缓而用着香正气散,3荆得汗较多,发热头痛随汗而解。又据其时有咳嗽吐痰,而加砂仁、杏仁、川贝,再进3荆而病愈。[韩玲娣.1984.藿香正气散的临床应用,河南中医,(6):41]

〔按〕暑必夹湿,而湿必归土,故感受暑湿者,除见发热、头痛如裹之症外,必致脾胃气机不畅,升降失常,呕恶溏泻,胃脘不适之症随之而生。治当解表祛暑化湿,以调脾胃气机升降。藿香正气散之功恰适本证之机,故投3荆而诸症锐减。因湿聚生痰,而致咳嗽,故于方中加砂仁等芳化湿浊,使湿去则痰消;更加杏仁、贝母降气化痰止咳,脾肺兼治,药证相合,收效甚佳。

3.失眠

某男,21岁。半年前患失眠症,经某医用归脾汤加味治愈。两月前,失眠又作,服用归脾汤20余剂,又用天王补心丹内服,竟无寸功。近半月来,彻夜难眠,伴头身困重,胸闷不思饮食,泛恶欲呕,舌苔白腻,脉濡缓,此乃思虑过度,劳伤心脾,心神失养,复加湿邪外受,一则因遇中州,二则浊邪害清,内外相因,致使心神不宁。先予芳香化湿之藿香正气散加减治之,每日1剂,水煎服,服药5剂后,白腻苔已化,头身重因已瘥,每夜可寐5~6小时,惟头晕乏力,多梦,纳少神疲,动则心慌,此乃湿邪已化,心脾两虚之症已见,遂改用归脾汤加藿香、石菖蒲,服10剂后失眠已愈,诸恙皆平,随诊至今,未再复发。[张宏俊.1987.藿香正气散治愈失眠一倒.四川中医,(2):33]

〔按〕是证之不寐,本源思虑劳伤太过,伤及心脾,伤于心则心血暗耗,神不守舍;伤于脾则运化失常,化源不足,而致血不养心。此心脾两虚之证.当益气补血,健脾养心,故初投归脾汤加味而愈。盖此时脾胃之功尚未尽复,纳化之机不健,加之偶感湿邪,困阻中州,致脾胃不和。经曰:‘胃不和则卧不安’,故失眠之证复发。此乃脾胃为湿邪所困,然继投归脾汤与天王补心丹等腻滞之品,不仅无效,反致助湿。故改弦更张,妙用藿香正气散数剂,使湿化脾健,中焦安和。但中州之虚亦为主因,遂合用两法,以归脾汤加藿香、石菖蒲,使中阻之湿芳化,气血生化有源,心得养则神能安,故不寐之证得以痊愈。

4.顽固流涎

某男,4岁2个月。其母代诉:孩子1岁多时,因患重病一次,此后大便失调,口水增多,流涎不止。诊时口水淋漓,嘴角及下颌嫩红有溃疡,食欲不振,大便不调,舌红,苔白腻,脉细滑。此属脾虚温阻夹热,拟以健脾祛湿,兼佐清热,用藿香正气散加黄连,2剂痊愈。[丁秀英.1989.藿香正气散加减治愈小儿顽固性流涎.浙江中医杂志,(9):420]

〔按〕患儿因患重病,致脾胃损伤,运化失常,且小儿常饮食不慎,恣食生冷,致使湿滞脾胃,脾本喜燥恶湿,湿阻则脾气愈虚。脾在液为涎,脾虚不能摄津,故口角常流涎水。此时,欲健脾则当化湿,故投藿香正气散芳化湿浊,理气和中,湿去则脾健而能摄津,故流涎自止。因湿郁日久化热,故加黄连清热燥湿。

5.急性酒精中毒

某女,27岁。因饮酒过量,急诊入院。曾呕吐数次,均为胃内容物。刻诊:面色潮红,污秽,口鼻酒气熏人,神志模糊,时有谵语,躁动不安,呼吸气粗,时有呕吐,舌胖质暗,脉弦滑。先用清水洗胃,继用藿香正气散急煎灌服,服完第二煎后神志清楚,诸症缓解。患者要求出院,带药1剂。次日家属告知,服完药后,即痊愈上班。[邹世光.1993.藿香正气散加减治疗急性酒精中毒.四川中医,(3):29]

〔按〕酒之为物,湿性最重,服之者,常据人之体质不同而从热化寒化。阳盛者则从热化而成湿热;阳虚者则从寒化而成寒湿。该患者饮酒过量,湿浊之气郁中,扰于心则神志模糊,干于胃则恶心呕吐,诸般见症,皆因湿浊郁滞所致,此乃不正之气为患。故选用理气和中,辟秽化浊之藿香正气散,以正其不正之气。因辨证准确,选方恰当,故2剂而病告痊愈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芳香化湿的代表方剂。方中重用藿香辛温芳香,外解表邪,内化湿浊,理气和中,辟秽止呕,为君药。紫苏、白芷助君药解表散寒,且有芳香化湿之功;半复曲、陈皮燥湿祛痰,和胃降逆;厚朴、大腹皮化湿除满,下气宽中,使气行则湿浊易去,以上均为臣药。湿滞之成,由于脾不健运,故又以白术、茯苓健脾化湿;桔梗宣肺利膈,通调水道,以除湿邪,均为佐药。炙甘草益气健脾,调和诸药;生姜、大枣益胃和中,共为使药。综观全方,解表疏里,升消降浊,扶正祛邪,使风寒外散,湿浊内化,气机通畅,脾胃调和,则诸证自愈。本方以藿香为君药,能正不正之气,故方名“藿香正气散”。

평위산 平胃散(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)

【组成】 苍术四两(120克) 厚朴三两(90克)陈皮二两(60克) 甘草二两炙(60克)

【用法】 原方四味,捣罗为散,每服二钱,水一中盏,入姜二片、枣二枚,同煎至六分,去滓,食前温服。(现代用法:共为细末,每服6克,水煎服。亦可作汤剂,水煎服,用量按原方比例酌情增减。)

【功用】 燥湿运脾,行气和胃。

【主治】 湿滞脾胃证。脘腹胀满,不思饮食,口腻无味,呕哕恶心,嗳气吞酸,体重节痛,怠惰嗜卧,常多自利,苔白厚腻,脉缓。

【案例】

1.痞满

虞恒德治一人年三十余,身材肥盛,盛夏秋闻,因官差劳役,至冬得痞满症。两胁气攻胸中,饱闷不能卧,欲成胀满症。历数医皆与疏通耗散之药不效。十一月初旬,虞诊两手关前皆浮洪而弦涩,两关后脉皆沉伏。此膈上有稠痰,脾土之气软阜,肝木郁而不伸。当用吐法,木郁达之之理也,奈值冬月降沉之令,未可行此法。且与豁痰疏肝气,渴脾胃敦阜之气,用平胃散加半夏、青皮、茯芩、川芎、草龙胆、香附、砂仁、柴胡、黄连、瓜萎仁等药,病退十之三四,待次年二月初旬,为行倒仓法而安。(江瓘.宣统元年.名医类案.上海:上海书局石印)

〔按〕该患者年仅三十有余,且‘身材肥盛’,此谓‘肥人多湿’也,叉据‘两胁气攻胸中,饱闷不能卧,欲成胀满症’,及‘关前浮洪而弦涩’,断其苦于痞闷,属脾虚肝郁之证,乃由‘膈上有稠痰’所为,正治之法当取吐痰疏肝,采用吐法。然正值冬季,虑其中土不及之时,此谓‘因时’而变法,故用燥湿豁痰运脾,疏肝理气和胃的平胃散加味治疗,至次年春再采用吐法,顺其气而治其病。

2.痢疾

戊寅十一月,高鹾使公子患似痢非痢,红多白少,恶寒微热,脉滑而数。询知自夏秋以来,由川北随任至粤,久积暑湿感冒而发.用平胃加羌、防、苏、藿。一剂而寒热退,再剂加槟榔、木香而瘳。或问痢忌燥药,今用苍术而愈何也。日常人痢疾,因暑令火热之气而得,燥药乃天时之所忌,是以不可控用,今以积湿之病,发于隆冬外感,乃得力要药也。(魏之琇.1886.续名医类案.上海:上海著易堂刻本)

〔按〕痢疾多由湿热而致,殊不知亦有‘积湿’而致者。本例痢疾是由外感风寒,内伤湿邪而致,故用平胃散燥湿运脾,行气和胃以治内,用羌、防、苏、藿疏风散寒以治外。治病应辨证求因,审因论治。

3.泄泻

叔祖年七十,禀甚壮,形甚瘦。夏未患渴利,至秋深百方不效。病虽久而神不悴,小便涩少而不赤,两手脉俱涩而颇弦。自言膈微闷,食亦减。此必多年沉积,僻在肠胃。询其平生喜食何物,曰我喜食鲤鱼,三年无一日缺。予日积痰在肺,肺为大肠之脏,宜大肠之不固也。当与澄其源则流自清。以茱萸、青葱、陈皮、苜蓿根、生姜煎浓汤,和以砂糖。饮一碗许,自以指探喉中,至半时,吐痰半升许如胶。是夜减半,次早又饮,又吐痰半升而利止。又与平胃散加白术、黄连,旬日十余贴,而安。(徐衡之等.1934.宋元明清名医类策·朱丹澳医案.上海:上海国医印书馆)

〔按〕本例患者之泄泻,乃由食积伤脾,中州湿胜所致。脾湿不运则痰自内生,此谓‘积痰在肺’为标};脾为湿困则运化无力,此谓‘大肠不固’为本。故以涌吐痰涎之法,以治其标;又虑其年迈病久,遂于燥湿运脾之平胃散中佐入白术以增补益脾气之能,加黄连以厚肠止利,兼清湿郁所化之热,故而获效。

4.疟疾

甲巾予馆新洲,长夏感暑兼湿,疟间日发,寒热俱重,涎沫甚多,用平胃散加柴胡、制半夏、神曲、赤芩,二服愈。(林佩琴.1959.类证治裁.上海:上海科技出版社)

〔按〕本证虽属疟疾,但由长夏感邪而致,暑多夹湿;又涎沫甚多,故以平胃散加和解少阳、燥湿化痰药,使脾湿祛,疟邪除。

5.风湿

须江毛某,贩柴来城,忽然患病.曾延医治乏效,来邀于丰。见其所服之方,皆作风温论治,诊其脉,弦而缓,考其证,寒热身疼,舌苔虽黄,黄而滋腻,口虽作燥,不甚引饮。丰曰:此属风湿时邪,实非风温伏气,就目前厥阴主气而论,风温之病似矣,不审今春淫雨缠绵,地中之湿上泛,随时令之风而袭人,遂成诸证。况无咳嗽口渴,又无滑敷之脉,显然非风温也,宜从风湿立法。以平胃、神术、葱豉三方合为一剂,连进数服而安。(雷丰.1964.时病论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)

〔按〕患者正值春季患病,医者均以风温论治而无效。雷丰根据患者的症状及气候的变异,诊为风湿。针对湿易伤脾的特点,用平胃散燥湿运脾,用神术、葱豉方祛风除湿,三方合用,故奏良效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燥湿运脾的常用方。方中重用苍术苦温辛烈,燥湿运脾,为君药;臣以厚朴苦辛温,行气化湿,消胀除满;佐以陈皮辛苦温,理气和胃,燥湿健脾;使以甘草补益脾胃,调和诸药;生姜、大枣益胃和中。本方以治湿为主,佐以行气,气行则有助于湿化。如此则脾运复常,胃气和降,诸证自愈。方名“平胃”,正如张景岳所云:“平胃者,欲平治其不平也。……为胃强邪实而设,故其性味从辛、从燥、从苦,而能消能散,惟有滞、有湿、有积者宜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