컨텐츠로 건너뛰기
Advertisements

‘고표지한固表止汗’ 카테고리의 글

당귀육황탕 当归六黄汤(《兰室秘藏》)

【组成】 当归 生地黄 黄芩 黄柏 黄连 熟地黄各等分(各6克) 黄芪加一倍(12克)

【用法】 上药为粗末,每服五钱(15克),水二盏,煎至一盏,食前服,小儿减半服之。(现代用法:水煎服,用量按原方比例酌情增减。)

【功用】 滋阴泻火,固表止汗。

【主治】 阴虚火旺盗汗。发热盗汗,面赤心烦,口干唇燥,便难溲赤,舌红苔黄,脉数。

【案例】

1.盗汗

某女,38岁。人流后1周,盗汗衣衫均湿,平时板易感冒,动则气短,神倦乏力,口苦而干,心烦易怒。舌淡红而胖,有齿印,苔薄腻,脉细。此乃脾气虚弱,阴火上乘,治宜益气固表,清火止汗。方用:当归9克 生熟地各9克 川柏9克 黄芩12克 炙黄芪20克 防风3克 焦白术12克 桑叶9克 淮山药15克 仙鹤草30克 谷麦芽各30克 炙甘草3克。1剂后盗汗明显减少,4剂后盗汗消失。再服4剂以冀巩固,1年后随访情况良好。[杜昌华.1987.当归六黄汤为主治疗气火关系失调的体会.黑龙江中医药,(1):22~23]

〔按〕李杲称当归六黄汤为“治盗汗之圣药也”,并为历代医家所推崇。用李果气火关系学说来分析盗汗的病机,应是卫阳不足,火盛阴伤,因瞑目时卫阳行于阴分,无力护表而腠理开,此时行于里之卫阳却盗助阴火,蒸腾津血,故津液泄于腠理而为汗。寤而目张,其行于阴之阳,复散于表则汗止。故本案重用黄芪以益气固表,黄芩、黄柏泻阴火,当归、生地、熟地养阴凉血,桑叶、仙鹤草均为屡见报道的民间治盗汗的单方,再加入白术、防风与黄芪配伍即为玉屏风散,以加强益气固表的作用。药证相合,自当奏效。

2.心肌炎频发室性期前收缩

郭某,男,29岁。初诊:1991年12月10日。主诉:心悸气短、胸闷廿天。廿天前感冒发烧后出现心悸气短,胸闷乏力,心前区疼痛,脉律不齐,遂赴某医院就诊。查心电图示:①实性心律;②室性期前收缩(早搏)。超声心动图:左室后壁运动差,左室内径稍大。诊为“病毒性心肌炎、心律失常”,经西药抗病毒、营养心肌及抗心律失常药物治疗,病情无明显好转。现症:心悸乏力,胸闷气短,心前区疼痛,自汗盗汗,心烦躁扰,口干舌燥。诊查:面色少华,精神倦怠。舌红少津,脉细,结象频出。心电图示:频发室性期前收缩(早搏)。辨证:气阴两虚,邪热内扰而致心悸。治法:益气养阴复脉,兼清邪热。处方:生地黄10克 熟地黄10克 黄芪15克 当归12克 黄柏9克 黄芩9克 黄连6克 太子参15克 麦冬10克 五味子6克 炙甘草6克。

二诊:1991年12月17日。服上方药四剂心脏早搏消失,七剂后盗汗、心烦躁扰已止,心悸、心前区疼痛减轻,胸闷未除。脉沉缓,未见结象,舌质淡红。患者邪热已去,气阴渐复,前方减黄连、黄芩、黄柏苦寒清热之品,增龙眼肉补益心脾、养血安神。

三诊:1992年1月24日。脉沉缓,未见结象。心电图已恢复正常,心悸胸闷气短消失,惟感神疲乏力。前方加山萸肉10克继服,以巩固疗效。(董建华等.1990.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.北京:北京出版社)

〔按〕本案系病毒性心肌炎急性期,据其临床见症,属中医“心悸”、“胸痹”范畴。患者素体虚弱,复感外邪,温邪病毒由卫入营,内舍于心,耗气伤阴,酿成气阴两虚、邪热内扰、虚中夹实之证。对于心肌炎病变过程中的这样一个重要阶段,邪热内盛,气阴已伤,权衡其标本虚实,不失时机地用当归六黄汤合生脉饮以扶正祛邪,始能力挽危厄。方中太子参、黄芪益气生津固表;当归、麦冬、生熟地黄养血增液以制火;辅以黄连、黄芩、黄柏清热泻火.坚阴除烦,使热清而火不内扰,阴坚而汗不外泄;佐五味子敛肺止汗而生津。诸药相合,使气阴得复、邪热得清。若延误病机,常可正虚邪恋,使病程迁延,给治疗造成困难。然方中黄连、黄芩、黄柏苦寒降泄,中病即止,过用恐伤正气,故二诊去之,以避犯虚虚之戒。

3.天疱疮

某女.75岁。患天疱疮已4年余,浑身瘙痒不堪,日轻夜重,自觉烘热,西医诊断为红斑天疱疮,经口服地塞米松治疗,皮损稍好转,但仍有新发。面部大片潮红斑,间有绿豆大小结痂,头皮及胸背大片脂溢性暗红色斑,口腔黏膜(一),苔薄舌胖,脉细弦。此乃心火脾湿内蕴,外越皮肤,结而成疮。日久耗伤正气,有灼津伤胃之虑。治拟益气养阴,清热祛邪。药用:黄芪15克 当归10克 生熟地各10克 怀山药15克 茯苓10克 陈皮10克 黄连3克 黄芩6克 防风6克 甘草6克。服药7剂,天疱疮皮色潮红渐退,续服上方,激素递减,1周后停服。服药4周,度色暗红渐淡,烘热止,作痒显著减轻,皮损未有新发。原方加减服56剂,症状逐渐消失,瘙痒已瘥,痂皮脱而遗留较淡色素沉着。后随访,未复发。[陈荣荣.1986.当归六黄汤治疗外科病验案三则.中医杂志,27(7):25~26]

〔按〕红斑性天疱疮呈慢性病程,目前西医多用激素治疗,但副作用较多。此例皮肤有烘热感,夜寐瘙痒伴口干便燥。高年气阴耗损,邪热留恋,予当归六黄汤加减,益气养阴治其本,清泄余热治其标;药证舍拍,使病情得以控制并向愈。

4.脂溢性皮炎

某女,25岁。皮肤瘙痒10余年,头皮油腻,颜面及躯干有散在性粟米大小疹及脂溢性鳞屑,皮色潮红,面颊时有烘热感,每逢经期发作更甚,瘙痒不堪,性情急躁,大便时溏时干,苔薄腻,脉弦滑。此属湿热留恋营分,治予滋阴凉血,清利湿热,当归六黄汤加减。药用:黄芪15克 当归10克 生熟地各10克 黄连3克 黄芩6克 黄柏6克 茯苓10克 苡仁15克 地肤子15克 萆薢15克 扁蓄10克。服4剂,瘙痒减轻,面部烘热渐退。10日后,面部潮红已退大半,作痒亦瘥,逢经汛来潮,面部皮疹未见发出.皮脂溢出明显减少。继服25剂,面部脂溢性皮炎潮红已退,但有时作痒。自述五六年来,晨起两下肢浮肿,朝轻暮重,自服中药后肢肿已趋消失。此乃原有气虚之故也。上方加减服药14剂,面部皮疹消失,守方续服21剂巩固以善后。皮疹消失后,无复发。[陈荣荣.1986.当归六黄汤治疗外科病验案三则.中医杂志,27(7):25~26]

〔按〕本例责之湿热留恋营分,方中芩、连、柏得当归、地黄之配,清热燥湿而不伤阴;当归、地黄得三黄之助,滋阴养血而不碍湿。归、芪合用,有甘温除热,兼顾气血,扶正达邪之意。用药切中病机,因而获效。

5.甲状腺功能亢进症(瘿气)

某男,38岁。平素争强好胜,遇事动辄发怒。1年多前自觉结喉两侧增粗,喉有堵感,胸胁胀痛,多食体瘦,恚怒急躁,神疲乏力,心悸不寐,怕热多汗,口干善饮,饮不解渴,头晕腰酸,手抖肉颤,溲黄便秘。曾在某医院检查:基础代谢率+27%,甲状腺摄↑(131)碘率测定.24小时62.6%。确诊为甲亢,因服卡比马唑(甲亢平)后白细胞下降转请中医治疗。诊见:颈前漫肿,软而不坚,舌红,脉弦细略数。证属气阴两虚,郁火内燔,痰气壅结。拟当归六黄汤加味:川连8克 黄芩 黄柏 当归各10克 生黄芪 玄参各15克 浙贝母 黄药子各12克 生牡蛎30克 生熟地各12克,10剂后诸证略减,但大便稀溏,乏力体倦更甚,守原方加生熟苡仁各15克,炒二芽各12克,太子参15克,服药以后,便泄已止,群恙得减,仍宗初诊方增损服药80余剂。症状与体征悉除。复查基础代谢率+10%,甲状腺摄↑(131)1碘率测定:24小时41.2%。其病基本痊愈。[余惠民.1988.当归六黄汤临床新用举隅.中医药信息,(3):29~30]

〔按〕甲亢是本虚标实之症,气阴两虚是其本,火郁痰结是其标,治宜标本兼顾,补虚泻实。《知医必辩》云:“五脏以肝火为最横”,一经菀结,则化火如焚。本例患者因郁火伤阴,痰气凝聚,日久阴虚及气而致斯疾发生,故以当归六黄汤养阴益气,交济水火,配用消瘰丸清热散结,软坚化痰,更增黄药子解毒消瘿。诸药合用,共奏扶正祛邪之功。俾气阴充,痰火消,则瘿气可平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治阴虚火旺的盗汗而设。凡阴虚火旺而症见盗汗面赤,心烦溲赤,舌红,脉数者均可应用。方中当归、熟地黄、生地黄滋阴养血,阴血充则火自降,故为君药;臣以黄柏、黄芩、黄连清热泻火,火热去则阴自坚,故为臣药;汗出过多,不仅耗损阴血,且易伤及阳气,导致卫外不固,腠理不密,故倍用黄芪益气固表,以为佐药。诸药合用,使阴复热退,卫强汗止。

Advertisements

옥병풍산 玉屏风散(《究原方》,录自《医方类聚》)

【组成】 防风一两(6克) 黄芪蜜炙 白术各二两(各12克)

【用法】 上〓咀,每三钱重(9克),水盏半,枣一枚,煎七分,去滓,食后热服。(现代用法:研为粗末,每服6~9克,每日二次,水煎服。)

【功用】 益气固表止汗。

【主治】 表虚自汗汗出恶风,面色〓白,舌淡苔薄白,脉浮虚软。亦治虚人腠理不固,易感风邪。

【案例】

1.表虚自汗

何某,男性.39岁。于1973年4月9日来诊。其证系甲状腺瘤摘除后,身体较弱,为疏活血消瘿之剂予之。

4月19日复诊,自诉服前药几剂后,又服抗甲状腺肿西药,服后汗出不止,且恶风,每月感冒二三次,虽处密宣也不免,颇苦恼。诊其脉弦大,舌有齿痕而胖,断为疏解肌表有过,而伤表阳,致使不能卫外,津液因之不固而外泄,且畏风感冒。这与伤风的自汗不同,彼责之邪实,此责之表虚,彼宜散,此宜补,因投以玉屏风散,为粗末,每日9克,日煎服2次,服一月为限,观后果如何。服前散剂20日后,又来复诊,云汗已基本不出,感冒亦无。诊其脉,弦大象亦减,惟舌仍胖大。嘱再续服10天,以竟全功。(陈可冀等.2000.岳美中医学文集.北京:中国中医药出版社)

〔按〕本方的临床运用,岳美中医既多心得且颇启迪后学心智。他说,“我往年尝以玉屏风散作汤用,大其量,治表虚自汗,3~5剂后,即取得汗收的效验。但不日又复发。再服再效,再复发,似乎此方只有短效而无巩固的长效作用。后见我院蒲辅周老医师治疗这种痛证,用散剂。每日服9克,坚持服到1月,不独汗止,且疗效巩固,不再复发。我才恍然悟到表虚自汗,是较慢性的肌表生理衰弱证。想以药力改变和恢复生理,必须容许它由量变达到质变,3~5帖汤剂,岂能使生理骤复?即复,也是药力的表现,而不是生理的康复。因之现在每遇表虚自汗证,惟取散剂持续治之,比较长期的服用,结果疗效满意。又蒲老用玉屏风散,白术量每超过黄芪量。考白术是脾胃药而资其健运之品,脾健则运化有权。慢性病注重培本,是关键问题。此方加重白术用量,是有其意义的。”

2.虚伤风

郭绍翁年四十许,经营米业,劳顿实甚,癸酉秋,患伤风咳嗽,就诊于余,脉浮部虚大,寸口涩小,自汗淋沥。余日:伤风证也,但脉象极虚,寸口脉应大反小,是内伤而微有外感,若服发散之药,汗必漏而不止,虚阳浮越矣,法宜补益,玉屏〔按〕玉屏风散主治肺卫气虚,腠理失固之证,乃益气实卫,固表止汗之剂。虚人外感风邪,若投发散之剂,恐更伤其表而致汗漏不止,不惟风邪不去,阳气亦有外脱之虞,故用玉屏风散,取其发表而不伤正,固表而不留邪,药证相合,应手而效。

3.卫阳不固,反复感冒

某女,44岁,医务人员,患者经常感冒,每月1~2次,动则气促易汗,神疲易倦,面色苍白,食欲欠佳,舌淡苔薄白,脉细弱。证属卫阳不固,腠理虚疏,感受风寒,方取玉屏风散加味。处方:黄芪15克 白术10克 防风 当归各8克,每周6剂,水煎服。三个月后诸症悉减。[张启良.1984.玉屏风散临证一得.福建中医药,(3):50]

〔按〕卫阳不固,腠理虚疏,经常罹患感冒,且病久气不生血,而成气虚血弱之证。故以玉屏风散益气实卫以御风邪,加当归养血补虚,守方服至3月,诸症悉减,感冒次数明显减少。

4.气虚自汗

某男,33岁,农民,1981年5月3日初诊:患者自汗五年余,近半年来加重,汗出以吃饭和劳动时为甚,伴倦怠乏力,食欲不振,胸闷,面色萎黄,舌淡苔薄白,有齿印,脉弦细。证属气虚自汗,遂处玉屏风散加味处方:黄芪30克 白术15克 防风9克 乌梅15克 炒山楂15克。水煎服,每日1剂。服药20剂后,食欲大振,气力渐增,惟自汗如故,且胸闷益甚,于原方中加生麻黄6克,服3剂后自汗渐止,胸闷亦失,遂减量至3克,再服5剂而告痊愈,随访年余未见复发。[马安宁.1983.玉屏风散加麻黄治气虚自汗.山东中医杂志,(2):36]

〔按〕表虚自汗,先予玉屏风散加乌梅、山楂以增敛汗开胃之功,药服20剂,食欲,体力大增,但自汗如故,胸闷益甚,此乃脾气渐复,肺气失宣,遂加麻黄少许,药进3剂,五年顽疾竞失。此案将发汗之麻黄用于自汗之证,颇具胆识与巧思。盖因其为宣肺要药,可使肺气外达皮毛而充养卫气;加之有乌梅为伍,散中寓收,亦无过汗之偏,故获良效。

5.胃黏膜脱垂症

某男.44岁。因上腹疼痛曾入某医院拟诊为“慢性胃炎”,服碱性药后疼痛无缓解,故转院医治。诊见:胃脘胀痛,进食痛甚,右侧卧位痛剧,左侧卧位痛减,呕血,嗳气,腹胀,少气懒言,乏力,面色〓白。舌质淡,脉细弱。X线胃肠钡剂检查:幽门管增宽,其中可见脱垂黏膜皱纹,球部呈“蕈状”变形,球底部呈现残缺阴影,胃蠕动增强。诊断为胃黏膜脱垂症。证属中气下陷,治以益气升陷止血。处方:黄芪30克 白术15克 防风10克,水煎,冲服大黄粉4克。3剂后呕血止,胃胀痛好转。原方去大黄粉,继服1月,临床症状基本消失。X线复查:球底部残缺阴影消失,幽门管恢复正常。遂出院调理。随访1年未复发。[毛新宽.1992.玉屏风散新用举隅.浙江中医杂志,27(8):378]

〔按〕本证由脾胃虚弱,清阳不升,气机失畅,血失统摄而致。故以黄芪配伍白术益气补脾,升阳举陷;防风辛散通达,疏利气机,并助清阳之升。大黄为止血良药,性沉降而善止上逆之血,又可助气机之通达,故加入方中,药服3剂气畅血止后,则去大黄克伐之品,以玉屏风散益气补脾升阳以善后。玉屏风散原为益气固表而设,然其中黄芪、白术均为补脾要药,防风性升而浮,能散能通,三药配伍,与补中益气汤中以黄芪、党参、白术配伍升麻、柴胡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本方补气与升提之力虽逊于补中益气汤,但兼具疏利通达之机是其特点,因而与本证病机颇合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治疗表虚自汗的代表方剂。凡卫气虚弱,不能固表所致自汗、反复感冒者,均可用本方加减治之。方中黄芪甘温益气,固表止汗,为君药;白术健脾益气,固表止汗,为臣药;芪、术合用,大补脾肺之气,俾脾胃健旺,肌表充实,则汗不易泄,邪不易侵。佐以防风,走表以祛风邪,且升脾中清阳,助黄芪益气御风。《本草纲目》引李杲曰:“防风能制黄芪,黄芪得防风其功愈大,乃相畏而相使者也”。且黄芪得防风,固表而不恋邪;防风得黄芪,祛邪而不伤正。三药配伍,使卫强则腠理固密而邪不复侵,脾健则正气自复而内有所据,邪去则外无所扰而诸恙易愈。实为补中兼疏的安内攘外之剂。

모려산 牡蛎散(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)

【组成】 黄芪去苗土(30克) 麻黄根洗(9克) 牡蛎米泔浸,刷去土,火烧通赤各一两(30克)

【用法】 上三味为粗散,每服三钱(9克),水一盏半,小麦百余粒,同煎至八分,去渣热服,日二服,不拘时候。(现代用法:为粗散,每服9克,加浮小麦30克,水煎服。或加浮小麦作汤剂,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。)

【功用】 敛阴止汗、益气固表。

【主治】 体虚自汗、盗汗证。常自汗出,夜卧更甚,心悸惊惕,短气烦倦,舌淡红,脉细弱。

【案例】

1.自汗

席某,女,42岁,安阳市某厂工人。1977年11月12日初诊。1976年9月人工流产后,自汗恶风,偶尔怕冷,形体逐渐消瘦,周身乏力,纳食尚可,颜面萎黄,月经量少,色泽淡黄,经多方治疗效不明显,在家人扶持下前来我院延余诊治。脉沉细,舌质红,苔薄白略腻。辨证为气血俱虚,卫阳不固。治以益气健脾,固表敛汗。用煅牡蛎30克 麻黄根9克 黄芪30克 防风 白术各9克 丹参15克 当归12克 陈皮9克 甘草3克 浮小麦30克。水煎服。

11月17日二诊:服上药5剂,上述各症均明显减轻,舌质红、苔薄白,脉细。守前方继服。

11月22日三诊:服上5剂,诸证均愈,精神转佳,停药观察,并嘱其加强营养,巩固疗效。(仝示雨.1982.悬壶集,郑州: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)

〔按〕人工流产后,气虚不能卫外,腠理空疏,营阴不守,风邪乘虚入侵而致病。自汗恶风,偶有怕冷,用身乏力,久治不愈,昧者不知托里固表之法,遍试风药以驱之,邪气流连,终难有解期。自汗属气虚,与伤风不同,故补散有异。此案用药看似平淡,实为数方融合而成。牡蛎散益气固表,佐浮小麦敛心阴,止汗出;同麻黄根并用,二药协助黄芪、牡蛎共奏其效;玉屏风散能使卫气振奋,腠理致密,实属补中兼疏之剂,既可用于卫气不固的自汗,并可用于实表而御风寒,配丹参、当归以实营卫,当归合黄芪则气血生化,为当归补血汤之化裁,并用陈皮理气和胃,以防补气药壅滞之弊。

2.盗汗

范某,男,3岁。初诊:1973年4月13日。一月来盗汗甚多。夜眠不宁,纳谷欠香,动辄感冒发热,大小便正常。下肢呈轻度“O”型腿。证系脾肾虚弱,卫气不固,治宜健脾、培肾、补气、固卫。黄芪9克 党参9克 防风9克 白术9克 料豆表15克 浮小麦12克 牡蛎24克先煎 糯稻根12克 麻黄根6克,5剂。另:维生素D 240万单位肌注一次,乳酸钙片0.5克,每日三次。

二诊:4月18日。药后盗汗大减,纳谷好转,再予原方五剂。

三诊:4月23日。盗汗基本停止,夜眠亦较安宁,未感冒,纳谷较香,再予原方三剂。(程绍典医案:上海市卫生局著.1980.上海老中医经验选编.上海: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)

〔按〕三岁以下小儿之盗汗与佝偻病有密切关系。佝偻病一般以维生素D及钙剂治疗,效果较好。但对于盗汗一证,则收效较慢。此方以牡蛎散和玉屏风散加味,对盗汗有较快疗效。料豆衣为民间治盗汗之验药,故用之相得益彰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卫气不固,阴液外泄的自汗、盗汗证而设。凡症见汗出,心悸,短气,舌淡,脉细弱而辨证为气阴两虚证者均可应用。方中煅牡蛎咸涩微寒,敛阴潜阳,固涩止汗,为君药;生黄芪味甘微温,益气实卫,固表止汗,为臣药;麻黄根甘平,功专止汗,为佐药;浮小麦甘凉,专入心经,养心气,退虚热,止自汗,为使药。合而成方,益气固表,敛阴止汗,使气阴得复,自汗可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