컨텐츠로 건너뛰기
Advertisements

‘보양补阳’ 카테고리의 글

우귀환 右归丸(《景岳全书》)

[组成] 大怀熟地八两(240克) 山药炒四两(120克) 山茱萸微炒三两(90克) 枸杞微炒四两(120克) 鹿角胶炒珠四两(120克) 菟丝子制四两(120克) 杜仲姜汤炒四两(120克) 当归三两(90克) 肉桂二两,渐可加至四两(60~120克) 制附子二两,渐可加至五六两(60~180克)

[用法] 上先将熟地蒸烂杵膏,余为细末,加炼蜜为丸,桐子大。每服百余丸,食前用滚汤或淡盐汤送下;或丸如弹子大,每嚼服二三丸,以滚白汤送下。

[功用] 温补肾阳,填精益髓。

[主治] 元阳不足,命门火衰证。年老或久病气衰神疲,畏寒肢冷,腰膝软弱,阳瘘遗精,或阳衰无子,或饮食减少,或大便不实,或心跳不宁,或水邪浮肿,或小便自遗,或虚淋寒疝,或肢节痹痛,或四肢不收,舌淡苔白,脉沉而迟。

[案例]

1.虚劳(白细胞减少症)

殷某某,男,50岁。头昏失眠,全身乏力已历十年,多次查白细胞均在4×10↑9/L以下。现症:形体消瘦,面色萎黄,头昏目涩,口干不喜饮,纳谷不馨,食后脘胀,大便时溏,夜寐不实,舌淡,苔薄白,脉沉细,查血白细胞2.5×10↑9/L。始用归脾汤治疗,腹胀便溏好转。但仍诉头昏乏力,转从肾命火衰,精血不足论治,方拟右归丸改汤剂煎服。处方:热地黄20克 菟丝子 怀山药 枸杞子 山萸肉 仙灵脾各10克 全当归 杜仲各12克 鹿角胶(烊冲)6克 上肉桂4克 熟附片3克。7付药后,全身感到较前有力,头昏耳鸣减轻,夜寐亦安。惟感口干,时值长夏,故去附子,余药续服。15剂药以后,二次复查白细胞,先后为3.7×10↑9/L、4.4×10↑9/L,临床症状逐渐改善而出院。[龙家俊等.1984.右归丸改煎剂治疗血虚症的体会.河南中医,(2):34]

〔按〕命门火衰,精血无阳以化,加之火不暖土,而成斯证。治以右归丸温补元阳,填精补血,更加仙灵脾助命门真火之蒸化而补力益佳,药服七帖诸症即大减。长夏暑热正盛,天暑下逼加之迭进温热难免耗阴劫液,故患者药后口干,因元阳渐充,故二诊去辛燥之附子,继服数方而获显效。

2.虚风(遗传性小脑型共济失调)

某女,20岁。患小脑型共济失调症已4年,近数月来病情加重,步履蹒珊,左右摇晃,头昏耳鸣,记忆减退,形寒肢冷,腰膝无力,苔薄舌质偏淡,边有齿印,脉细,两尺沉而无力。治以温肾补督,益精养髓,拟景岳右归丸加减:淡附片6克 上肉桂4克 鹿角霜 杜仲 淮山药 怀牛膝 全当归各9克 菟丝子 龟板 杞子 熟地 制首乌各12克。服药20剂后,患者自觉精神好转,足膝步履较前有力,亦较稳健,惟头晕未已,口渴欲饮,苔薄脉细。前方得手,再加生地12克,服药50剂后病情显著好转。在家人扶持下,每日在病区走廊内行走90余圈,每圈约50米。单独行走时,步履较前稳健。现随访治疗5月余,病情稳定,续有进步,已能上下楼梯,单独行走,仍按原意,继续将息调治,以资巩固。[杨丽初.1984.右归丸加减治疗遗传性小脑型共济失调.上海中医药杂志,(2):35]

〔按〕命门火衰,精髓无阳以化,髓海失充,骨无所养而致腰膝无力,步履蹒跚,此属顽症痼疾,难求速效。故予右归丸加龟板、牛膝、首乌以增益精养血,补肾健骨之力,二诊又加生地甘寒养阴生津以止渴,20剂后症缓,继续守方五月余而获良效。

3.带下

陈某某,女,30岁。腰酸脊痛,带下绵绵,色如蛋清,少腹重胀,头昏耳鸣,病经2年未愈。经量少,色淡,无痛经,每日晨起面目浮肿,生育4胎,“人流”2次,舌淡苔白,脉濡细。肾阳不足,阳虚内寒,带脉失约,任脉不固,治拟调补带任二脉,补摄固带为宜。熟地黄 淮山药 菟丝子 覆盆子各15克 枸杞子 山萸肉 鹿角霜 炒杜仲各12克 熟附块 肉桂各3克 当归 炒白术各10克 红枣6枚。服7剂后,带下明显减少,余症减半,苔脉如前,嘱原方续服半月,随访数月未见复发。[张承烈等.1982.调补奇经法在妇科临床的应用.浙江中医学院学报,(6):27]

〔按〕妇人多产众乳,真元耗损,肾阳不足,带脉失约,湿浊下注而成带下,治宜温补肾阳,燥湿止带。故以右归丸为主方,加覆盆子补肾涩精、白术健脾燥湿。药证相合,故而仅服7剂,带下即减。

(樊巧玲)

Advertisements

우귀음 右归饮(《景岳全书》)

【组成】 熟地二三钱或加至一二两(9~60克) 山药炒二钱(6克) 枸杞二钱(6克) 山茱萸一钱(3克) 甘草炙一二钱(3~6克) 肉桂一二钱(3~6克) 杜仲姜制二钱(6克) 制附子一二三钱(3~9克)

【用法】 原方水二盅,煎七分,食远温服。(现代用法:水煎服。)

【功用】 温肾填精。

【主治】 肾阳虚衰证。气怯神疲,腹痛腰酸,肢冷脉细,舌淡苔白,或阴盛格阳,真寒假热之证。

【案例】

1.闭经(席汉氏综合征)

李某某,女.28岁,营业员,于1977年11月初诊。患者于1976年生育第2胎时出血过多,渐觉腰膝酸软,毛发脱落,闭经,性欲减退。在某医院检查确诊为“席汉综合征”。曾用激素治疗,病情反复无常。此次停用激素1月多,以上症状日渐加重,并伴有形寒肢冷,气怯神疲,口淡不渴,大便稀溏,小便清长,舌淡红、苔白润,脉沉细。治用右归饮加减。处方:熟地黄 山药 枸杞子各20克 黄芪 附子(先煎1小时)各30克 肉桂(研泡)5克 山茱萸25克 杜仲 炒白术 白参(蒸兑) 鹿角胶(蒸兑)各15克 当归12克。水煎,分2次服,每日1剂。服用20剂后,自觉形寒肢冷,气怯神疲明显减轻,毛发未继续脱落,大便转硬。继上方减鹿角胶加鹿茸3克,服15剂后,性欲增进。继以原方去鹿茸,加阿胶20克,附子改为15克,服30剂后,月经来潮,余症消失,临床治愈。随访8年未见复发。[周秋兰.1997.右归饮治疗疑难杂症.新中医,29(6):30~31]

〔按〕本案因生育致肾之元气虚衰,又因失血过多使精血大耗,其气随血耗散于外,使元阳之气虚衰,肾精阴血重损而成斯证。治当温壮肾阳,填精益髓为法。处方以右归饮为基本方,再加鹿角胶(或鹿茸)助温阳补肾之力,加黄芪、人参、白术、当归、阿胶增益气养血之功。诸药配伍,阳气阴血并补,先天后天兼治,疗效满意。

2.肌痹(硬皮症)

郭某某,女,25岁,工人,1984年10月28日初诊。患者于1982年发现左下肢小腿内侧踝关节上约一寸处有35cm×15cm大小之硬块,并逐渐增大,致使左臀部及左下肢较右侧偏瘦。在某医院确诊为硬皮症。诊见:除左下肢硬块外,伴有腰膝酸软,气怯神疲,肢冷,纳差,舌淡红而胖,舌边有瘀斑,苔白润,脉细弱。治以温阳补肾,养血化瘀。右归饮加减,处方:附子(先煎1小时)20克 肉桂(研泡) 三七末(冲)各5克 杜仲 熟地黄 丹参 山药 枸杞子各15克 党参30克 红花3克 牛膝6克 桃仁 山茱萸 川芎各10克。水煎,分2次服,每天1剂,服20剂后,硬块渐见变软,余症亦减轻。继服上方30剂后,两侧臀部及双下肢粗细匀称。随访至今,未见复发。[周秋兰.1997.右归饮治疗疑难杂症.新中医,29(6):30~31]

〔按〕肾阳为全身阳气之根,行温煦脏腑,温运血脉等职。若肾阳亏虚,脏腑经脉无以为养,血行无以为通,则可致上述虚羸、肌肉硬结等阳虚血瘀诸症。故治以右归饮温补肾阳,再加丹参、红花、桃仁等行血化瘀。俾瘀消结散,血脉畅达而顽疾得痊。

3.痹症(风湿性坐骨神经痛)

李某某,女,60岁,退休工人,1995年4月28日初诊。1月前感右侧臀部至右下肢疼痛,行走不便,疼痛以阴雨天尤甚,曾在某诊所服用独活寄生汤加减20多剂未效,转我院诊治。症见:右侧臀部至右下肢冷痛,肌肉较左侧瘦小而松弛,腰膝酸软,气怯神疲,舌淡红,苔白润,脉沉细而迟。腰椎正侧位片正常;血沉28mm/h,抗“○”>500U,血清类风湿因子阴性。西医诊断为“风湿性坐骨神经痛”。治右归饮加减,处方:熟地黄 山药 枸杞子 肉桂(研泡) 杜仲 鹿角胶(蒸兑)各15克 当归 川芎 制川乌(先煎半小时)各12克 木通各10克 黄芪 山茱萸各20克。水煎,分2次服,每日1剂。服6剂后诸症大减,继原方进退调治半月而愈。[周秋兰.1997.右归饮治疗疑难杂症.新中医,29(6):30~31]

〔按〕本例乃因年老体衰,肾阳亏虚,寒湿阻滞,经脉痹阻而成。故治以右归饮为主方温肾助阳。处方中加鹿角胶、黄芪以助温肾助阳,补气扶正之力;再加制川乌、川芎、牛膝、木通等又增温经散寒,除湿通痹之效。

【方义】 本方是治疗肾阳亏虚,命门火衰证的代表方剂。方中重用熟地甘微温,滋肾填精为君药;山药甘平,健脾固肾益精,山茱萸酸微温,补肝肾,涩精气,肉桂辛甘大热,峻补元阳,益火之源,以上均为臣药,枸杞甘平,滋补肝肾,补虚益精,杜仲甘温,补肝肾,益精气,壮筋骨,共为佐药;炙甘草温中健脾,调和诸药,以为使。诸药合用,妙在阴中求阳,温肾填精,能补命门之火,使元阳得归其原,故以“右归”名之。

가미신기환 加味肾气丸(《济生方》)

[组成] 附子炮二个(15克) 白茯苓 泽泻 山茱萸取肉 山药炒 车前子酒蒸 牡丹皮去木各一两(各30克) 官桂不见火 川牛膝去芦,酒浸 熟地黄各半两(各15克)

[用法] 上为细末,炼蜜为丸,如梧桐子大。每服70丸,空心米饮下。

[功用] 温补肾阳,化气利水。

[主治] 肾阳不足,水湿内停证。腰重脚重,小便不利,或已成臌证,腹胀喘急。

[案例]

癃闭

曾某某,男,73岁。小便余沥不尽5年,尿少涩滞点滴难出1个月。曾先后在某卫生院就医,诊为老年肥大性前列腺炎,予以抗感染、导尿等治疗22天,仍不能拔除导尿管而延请笔者诊治。症见小便不利,点滴难出,小腹拘急胀痛,头昏耳鸣,腰膝酸软乏力,舌淡苔少,脉寸关虽大而双尺弱而无力。肛门指检,前列腺明显肿大约三横指,质中等,有结节感,边缘清楚,中央沟变浅。B超检查为前列腺肥大。处方:熟地20克 山药15克 山茱萸15克 丹皮10克 泽泻10克 茯苓10克 肉桂粉3克(兑服) 附片6克 牛膝10克 车前子10克。水煎服,每日1剂,分2次温服。药服3剂,即能拔掉导尿管,自行排尿,但仍有涩滞感,余症均有减轻。继服原方12剂,诸症皆失,肛门指检,前列腺约3指多。患者恐再复发,而继服原方70余剂。再行肛门指检,前列腺回缩至2指多而告痊愈。[钱道乾.1996.济生肾气丸治疗老年前列腺肥大21例.江西中医药,27(4):19]

〔按〕本案乃肾阳虚弱,膀胱气化失司,水湿内停而致癃闭之典型案例。温肾助阳,化气利水为济生肾气丸功用之长。方证相合,故疗效显著。

신기환 肾气丸(《金匮要略》)

【组成】 干地黄八两(24克) 薯蓣(即山药) 山茱萸各四两(各12克) 泽泻茯苓 牡丹皮各三两(各9克) 桂枝附子各一两(各3克)

【用法】 上为细末,炼蜜和丸,如梧桐子大,酒下十五丸(6克),日再服。(现代用法:研末,炼蜜为丸,每服6~9克,日服二次,温开水或淡盐汤送下。也可作汤剂,水煎服,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。)

【功用】 补肾助阳。

【主治】 肾阳不足证。腰痛脚软,身半以下常有冷感,少腹拘急,小便不利,或小便反多,入夜尤甚,阳痿早泄,舌淡而胖,脉虚弱,尺部沉细,以及痰饮、水肿、消渴、脚气、转胞等。

【案例】

1.水肿

汪舜赓翁令嫒水肿,色白肤嫩,肾气不充,数月病魔,脾元又困,诸医调治,病势日增,请求其本而论治焉。经言诸湿肿满,皆属于脾。曩服五苓、五皮,非无所据,但肾为胃关,关门不利,故聚水而从其类。仲师主用肾气丸,即此意也。若谓童年精气未泄,补之不宜,然治标不应,理应求本,所谓有者求之,无者求之是已。夫水流湿,火就燥,二阳结,谓之消。三阴结,谓之水。消者患其有火,水者患其无火。且水病虽出三阴,而其权尤重于肾。肾居水脏而火寓焉,此火者,真火也,天非此火不能生物,人非此水不能有生。即膀胱津液藏焉,亦必由命门气化而出。华元化曰:肾气壮则水还于肾,肾气虚则水散于皮。前服肾气丸颇应,日来饮食不节,病复再投不效。考诸《己任编》云:此病单用肾气丸不效,单用补中益气汤亦不效,须用补中益气汤,吞金匮肾气丸。谨宗其旨。(《程杏轩医案》辑录,2004.中华医典(第三版).长沙:湖南电子音像出版社)

〔按〕水肿而服健脾利水之五苓、五皮,病势何以日增?盖因其水泛之本缘于肾气失充,虚损未复则水泛益甚。“治标不应,理应求本”,故予肾气丸温补肾中阳气,令命门气化复常,则水自消矣。后因饮食不节又损脾气,再配合补中益气汤以实脾助运,先后天并调,而收全功。

2.痞结泄泻

一人坐立久则手足麻木,虽夏月亦足寒如冰,复因醉睡觉而饮水复睡,遂觉右腹痞结,摩之则腹间沥漉有声,得热摩则气泄而止,饮食稍多则作痛泄,此非脾胃病,乃命门火衰不能生土,虚寒使之然也,服八味丸而愈。(明·薛己撰.1985.内科摘要卷上.南京: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)

〔按〕肾阳虚衰,火不暖土,脾失健运,致成腹胀痛泄。肾气丸不仅温补肾中阳气,且兼补脾助运,渗湿止泻之功,故获满意疗效。

3.腰胯痛

某男,72岁。一月前自感右腰胯疼痛,不向下肢放射,遇冷加重,与走路无关。舌体胖,苔薄白,脉沉滑。腰胯弛痛为少阴里证,肾阳虚不能化水所致,故用金匮肾气丸改汤治疗。生地24克 山药 山茱萸各12克 泽泻10克 茯苓 丹皮各9克 附子 桂枝各3克。水煎分2次服。药服3剂后,腰胯疼痛消失,服完5剂,腰部感到轻松,精神也有好转,故停诊观察。(权依经.1981.古方新用.兰州:甘肃人民出版社)

〔按〕患者年事已高,出现腰胯疼痛,遇冷加重,舌胖苔薄白,脉沉滑等症,乃肾阳虚弱,腰府失温所致,故予肾气丸温肾助阳而愈。

4.反胃

曾治富商汤名扬,自谓体旺,酒色无度,行年四十,饮食渐减,形神尫羸,或教以每早进牛乳酒,初食似可,久之朝食至暮,酒乳结成羊屎形,一一吐去,其大小便日夜不过数滴,全无渣滓下行,卧床不起,告急请诊。按之两尺脉微如丝,右关弦紧,乍有乍无,两寸与左关洪大而散。余曰:足下之恙,乃本实先拨,先天之阴虚宜补水,先天之阳虚宜补火,水火既济,庶可得生。乃用熟地一两 山茱 山药各四钱 茯苓 泽泻 丹皮 肉桂 附手各三钱,煎服一剂,明早令进牛乳酒,至幕则下行,而不上吐矣,连服十剂,饮食渐进。遂从前方药料为丸,日服二次,嘱戒酒色,半载而康。(清·齐秉慧撰.1997.齐氏医案.北京:中国中医药出版社)

〔按〕本案之反胃缘于酒色过度,以致肾之阴阳俱损,予肾气丸治疗而效。处方增熟地之量,且以肉桂易桂枝,肉桂与附子用量又三倍于原方,使“少火生气”之剂变为阴阳并补之方。

5.消渴(糖尿病)

某男,52岁,2003年7月6日初诊。患糖尿病2年,多饮多尿,体倦乏力,日益消瘦,服降糖药及控制食量好转。近2个月来,体倦乏力加重,腰膝较软,小便频数,混浊如膏,面色黧黑,舌质淡,苔薄白,尺脉沉细。查:空腹血糖8. 1mmol/L,餐后血糖为13.5mmol/L。辨证为下消之肾气不足证。以肾气丸治之,处方:热地黄25克 山茱萸12克 山药12克 枸杞子12克 茯苓9克 泽泻9克 肉桂6克 附子5克。每日1剂,水煎,早晚分服,10天为1疗程。嘱控制食量,停服西药。2个疗程后,诸证明显改善。改服金匮肾气丸,每服8克,日服2次。2个月后复查血糖、尿糖,均正常。[芮建宏.2006.金匮肾气丸加减临床运用举隅.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.(1):84]

〔按〕本案所见诸症,皆由肾气不足而致:肾虚膀胱失约则多尿或尿频,小便混浊,体倦乏力;膀胱气化失司,津不上承故多饮。至于腰膝酸软、舌淡,尺脉沉细等均为肾之阳气虚衰的表现。故治予肾气丸阴中求阳,少火生气而效。减丹皮者,意在不欲其过于寒凉;加枸杞子者,乃助是方补益肝肾之力;处方改用熟地、肉桂,且桂、附之量加至原方二倍,旨在增强该方补肾助阳之功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治疗肾阳虚弱之证的代表方剂。方中重用干地黄滋阴补肾,为君药;臣以薯蓣固肾益精,山茱萸补肝肾,涩精气,桂枝、附子温肾扶阳;佐以丹皮凉肝,茯苓、泽泻利水泄浊。桂、附、山萸得丹皮则温而不燥,地黄、薯蓣、山萸配苓、泻,则补而不滞。本方在大队滋阴药中配入少量桂、附,意在微微生火,以鼓舞肾气,取“少火生气”之义,故方名“肾气”。阴阳互为其根,无阳则阴无以化,无阴则阳无以生。本方水火并补,滋阴助阳,使邪去正复,肾气自充。正如张景岳所说:“善补阳者,必于阴中求阳,以阳得阴助,则生化无穷”,而奏“益火之源以消阴翳”之效,乃治肾之祖方。诸药配伍,阴中求阳,少火生气,寓泻于补,补不留邪,泻不伤正,令邪去而补药得力,是为泻之即所以补之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