컨텐츠로 건너뛰기
Advertisements

‘보음补阴’ 카테고리의 글

이지환 二至丸(女贞丹)(《扶寿精方》)

[组成] 冬青子去梗叶,酒浸一昼夜,粗布袋擦去皮,晒干为末

[用法] 待旱莲草出时,采数担捣汁熬浓与前末为丸,如梧桐子大。每夜酒送下一百丸。

[功用] 补肝益肾,滋阴止血。

[主治] 肝肾阴虚证。眩晕耳鸣,失眠多梦,口苦咽干,腰膝酸痛,下肢瘘软,须发早白,月经量多,舌红苔少,脉细或细数。

[案例]

赤带

王某,女,34岁。患者近几月来,阴道常流出赤白分泌物,量不多,有腥臭味,伴全身乏力,手足心热,腰膝酸软,小腹隐痛,口干欲饮,舌红少苔,脉数。证属阴虚带下。治当滋阴清热,佐以化瘀止带。处方:女贞子 墨旱莲各30克 赤芍 当归 丹参 黄芩 黄柏 茜草 茯苓各10克。上药服9剂血止,后服白带丸巩固。[谭德梅.2003.二至丸加味治疗妇女出血性疾病3则.辽宁中医学院学报,5(1):26]

〔按〕本案带下赤白,伴乏力腰酸,手足心热,口干欲饮,舌红少苔,脉数,显为肾阴亏虚,湿热下注之征。盖因湿热之邪久留不去,久而肾阴日耗,热伤血络而致。故重用二至丸滋阴益肾,凉血止血;再加赤芍、丹参、茜草、当归止血和血,黄芩、黄柏清热燥湿。诸药合用,虚实并治,共收滋阴补肾,清热止血之功。

Advertisements

일관전 一贯煎(《续名医类案》)

【组成】 北沙参(9克) 麦冬(9克) 生地黄(15克) 当归(9克) 杞子(9克) 川楝子(4.5克)(原方未著剂量)

【用法】 水煎服(原方未著用法)。

【功用】 滋阴疏肝。

【主治】 肝肾阴虚,肝气郁滞证。胸脘胁痛,吞酸吐苦,咽干口燥,舌红少津,脉细弱或虚弦。亦治疝气瘕聚。

【案例】

1.疝气

鲍二官,六七岁时,忽腹痛发热,夜则痛热尤甚,或谓风寒,发散之不效;又谓生冷,消导之不效。诊之面洁白,微有青气。按其虚里,则筑筑然跳动;问其痛,云在少腹;验其囊,则两睾丸无有。曰:此疝痛也。与生地、甘杞、沙参、麦冬、川楝、米仁,二剂痊愈。(清·魏之琇撰.续名医类案卷26.录自鲁兆麟等.1996.二续名医类案.沈阳: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)

〔按〕足厥阴肝经络于阴器,上抵少腹,故云“治疝皆归肝经”(《儒门事亲》卷2)。前医治以发散、消导罔效,知非实邪所致,而转以一贯煎滋阴疏肝为治。从案中所述少腹痛热,当属阴虚内热,肝郁气滞之证。故去原方中当归之温,再加苡仁渗利下焦之湿,药证相合而收效甚捷。

2.胁痛

冯某,女,36岁。两月前与爱人争吵后,出现精神抑郁,两胁隐隐作痛,甚则夜不能寐,口燥咽干,心烦头晕,舌红少津,脉弦细。证属肝血不足,络脉失养,宜养血柔肝,缓急止痛。药用:沙参25克 枸杞子 生地黄各20克 川楝子15克 荔枝核30克 白芍20克 甘草10克,服药6剂后,胁痛已减大半,余症亦悉减,因口干食少,加花粉20克,鸡内金20克,续服6剂,诸证悉除。[邵英国.1989.孟宪民教授运用一贯煎的经验.辽宁中医杂志,(9):1~2]

〔按〕肝阴不足,肝气失舒而致胁痛,故投一贯煎治之。因病程较短,阴伤不著,故去麦冬、当归之滋补,加荔枝核行气散结,白芍、甘草缓急止痛,6剂后症缓,随证加减之心法由斯可见。

3.瘕聚

秦某某,男,44岁。两胁隐痛,右胁尤著一年余,查肝大肋下2.5~3cm,伴腹胀满,倦怠乏力,曾服疏肝理气,化湿祛瘀方多剂疗效不显。余诊时两胁隐痛加剧,大便秘结,腹胀尤甚,眩晕不寐,口燥咽干,形体消瘦,舌体苔薄而燥,并见裂纹,乃阴虚肝郁一贯煎证之属,法当清滋柔润。北沙参 生地 麦冬 酸枣仁 柏子仁 枸杞子各12克 当归 煨川楝各4.5克 川连1克 生麦芽50克 瓜篓仁15克,初进5剂,症状大减,药对证矣,原方出入,治疗月余,临床症状消失,肝缩至胁下0.5cm。[李德生.1985.一贯煎新用.湖北中医杂志.(2):40]

〔按〕本案之瘕聚亦由阴虚肝郁所致.患者腹胀殊甚,胁肋隐痛,迭进理气活血,化湿渗利之剂,益耗其阴,又增心神失宁,肠燥津枯之症。故予一贯煎加酸枣仁、柏子仁养心安神,瓜蒌仁润肠通便,生麦芽疏肝和胃,少佐黄连清热,清滋并用而获良效。

【方义】 本方是治疗肝肾阴虚,血燥津亏,肝郁气滞之证的常用方。方中生地黄滋阴养血,补益肝肾,为君药;杞子、当归养血柔肝,沙参、麦冬滋阴增液,善养肺胃之阴,知木能乘土,必先培土,又清金之所以制木,以上均为臣药;佐以川楝子疏肝理气泄热,遂肝木条达之性,虽属苦寒之品,但配入大队甘凉养阴药中,则使肝体得养,肝气调畅,诸证自除,诚为治疗阴虚脘胁疼痛的良方。本方在大队滋养肝肾阴血药中,少佐一味川楝子以疏肝理气,使滋阴养血而不遏滞气机,疏肝理气又不耗伤阴血。

통관환 通关丸(又名滋肾丸)(《兰室秘藏》)

[组成] 黄柏 知母各一两(30克) 肉桂五分(1.5克)

[用法] 上为细末,热水为丸,如梧桐子大。每服一百丸,空心白汤下,顿两足令药易下行。

[功用] 清下焦湿热,助膀胱气化。

[主治] 热在下焦血分,不渴而小便闭者。

[案例]

癃闭

东垣治长安王善夫,病小便不通,渐成中满,腹大,坚硬如石,壅塞之极,腿脚坚胀,裂出黄水,双睛突出,昼夜不得眠,饮食不下,痛苦不可名状。伊戚赵谦甫诣李求治。视归,从夜至旦耿耿不寐。究记《素问》有云:无阳则阴无以生.无阴则阳无以化。又云:膀胱者,州都之官,津液藏焉,气化则能出矣。此病小便癃闭,是无阴而阳气不化也。凡利小便之药,皆淡味渗泄为阳,止是气药,阳中之阴,非北方寒水,阴中之阴所化者也。此乃奉养太过,膏粱积热损北方之阴。肾水不足,膀胱肾之宜,久而干涸,小便不化,火又逆上,而为呕哕,非膈上所生也。独为关,非格病也。洁古云:热在下焦,填塞不便,是关格之法。今病者内关外格之病悉具,死在旦夕。但治下焦可愈。随处以禀北方寒水所化大苦寒之味者,黄柏、知母,桂为引用。丸如桐子大,沸汤下二百丸。少时来报,服药须臾,如刀刺前阴火烧之痛,尿如瀑泉以涌出。卧具皆湿,床下成流。顾盼之间,肿胀消散。李惊喜曰:大哉圣人之言,岂可不遍览而执一者也。其症小便闭塞而不渴,时见躁者是也。凡诸痛居下焦皆不渴也。两者之病,一居上焦,在气分而必渴;一居下焦,在血分而不渴。血中有湿,故不渴也。两者之殊,至易别耳。(明·江瓘撰.名医类案卷9.录自鲁兆麟等.1996.二续名医类案.沈阳: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)

〔按〕湿热蕴于下焦,耗伤肾与膀胱阴分,气化不行,以致小便癃闭不通,故予甘淡渗泄之药罔效。东垣改投通关丸,以知母、黄柏之苦寒清热燥湿,兼以滋阴;配伍肉桂少许(仅为知、柏用量的二十分之一),温命门真阳,蒸水化气则小便自通。奏功之捷、疗效之奇令人叹服。东垣关于据癃闭患者之口渴与否判定邪热所在部位之论,对于临床辨证亦颇有启迪。

대보음환 大补阴丸(原名大补丸)(《丹溪心法》)

【组成】 熟地黄酒蒸 龟板酥炙各六两(各18克) 黄柏炒褐色 知母酒浸,炒各四两(各120克)

【用法】 上为细末,猪脊髓蒸熟,炼蜜为丸。每服70丸(6~9克),空心盐白汤送下。(现代用法:为细末,猪脊髓适量蒸熟,捣如泥状,再加炼蜜和丸,如梧桐子大,每服6~9克,早晚各服一次,盐开水送下;或作汤剂,水煎服,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。)

【功用】 降火滋阴。

【主治】 阴虚火旺证。骨蒸潮热,盗汗遗精,咳嗽咯血,心烦易怒,足膝疼热,舌红少苔,尺脉数而有力。

【案例】

1.肺痨

余某,男,32岁。咳嗽年余,未及时治疗,缠绵至今,潮热、咳血始采就诊,经X线诊断为浸润型肺结核。证见:潮热,咳嗽,咳血,痰少血多,面色萎黄,两颧发赤,入夜心烦少寐,时复盗汗,遗精,形体瘦削,口燥咽干,溲黄便秘,舌红苔薄黄,六脉弦细而数。脉证互参,病属肺肾阴虚.相火妄动。咳嗽、咳血、潮热、盗汗四大主证齐见,肺痨已成,症非轻浅。法当滋肾润肺,养阴清热。拟大补阴丸加味治之:生地15克 黄柏8克 知母8克 龟板15克 旱莲草15克 侧柏叶12克 浮麦15克 龙骨12克 牡蛎12克。服5剂后,咳血止,10剂后潮热亦退,最后以甘寒养阴,平补气血法调治半月,渐臻康复。[郑自西.1986.大补阴丸汤的临床运用.湖南中医学院学报.(4):38]

〔按〕肺肾阴虚,相火妄动,灼伤血络,故以擅长滋补肾阴,清降虚火的大补阴丸为主方。用时将熟地易为生地,再加旱莲草、侧柏叶以凉血止血,浮小麦敛阴止汗,龙骨、牡蛎固肾涩精,药证相合,奏功甚捷。

2.阴汗

李某,男,49岁。阴部多汗2年余,夜间阴部汗出尤甚,阳强易举,腰膝酸软,五心烦热,手足心出汗,舌红少苔,脉细略数。诊为阴汗病。证属阴虚火旺,遣方大补阴丸加味。处方:熟地24克 龟板20克 白芍15克 知母9克 黄柏9克 玄参12克 地骨皮12克。服药12剂,阴汗减少,余症基本消失,上方加生牡蛎30克,继服10剂获愈。[李广振.1992.阴汗治验.山东中医杂志,(6):54]

〔按〕肾司二阴,肝脉绕阴器。肝肾阴伤,则相火偏旺,火邪内扰,阴津外泄,故有斯证。予以大补阴丸再加白芍、玄参、地骨皮,二诊又加入长于潜阳平肝的生牡蛎,则滋补肝肾之阴,清泄下焦相火之功益著。滋阴以制火,泻火以坚阴,相火清则汗可止。

3.淋证(尿路感染)

李某,女,42岁。1年来尿频、尿急、尿痛反复发作,伴腰酸、小腹作胀,遇劳后尤甚。近10天来,尿频加剧,每晚小便达10余次,量少。舌有裂纹,少苔,脉弦细。尿常规示:蛋白(+),白细胞(++)。中段尿培养有大肠杆菌生长。证属湿热留恋,阴常有亏。治宜清热泻火滋阴法。药用:大生地 龟板各12克 川黄柏 肥知母各9克 大青叶 草河车 净连翘各18克。水煎服,每日1剂。以上方加减共服9剂,病告痊愈。[张洪.1999.张羹梅运用大补阴丸的经验.湖北中医杂志,21(6:250~251]

〔按〕《诸病源候论》曰:“诸淋者,由肾虚而膀胱热故也”。患者小便淋痛反复发作,初为膀胱湿热属实,久而热伤肾阴致虚。治用大补阴丸滋阴益肾,清热泻火;再加大青叶、草河车、连翘以增清热解毒之力。补泻兼施,标本并治,收效显著。

4.咳血

李某,男.51岁,1999年1月19日初诊。慢性支气管炎病史多年,去年9月曾突然咯血,行胸片和CT检查确诊为“支气管扩张”,经住院治疗后痊愈。当年12月又突然再次复发,伴身热、咳嗽,他医先后予白虎汤、泻心、清络之类中药,效果不佳,故来我院求治。诊见:咳嗽痰少.痰中带血,甚则咳吐鲜血,口干咽燥,心烦易怒,五心烦热,舌红少苔,脉细数。X线胸片提示:支气管扩张合并肺部感染。投大补阴丸加减。处方:黄柏12克 知母12克 热地20克 龟板(先煎)18克 北沙参12克 麦冬15克 川贝母12克 蒲黄发12克 阿胶珠(烊化)12克 仙鹤草15克。嘱忌食辛辣温燥之品。3剂后,咳血大减,身热渐退。7剂后咳血止,烦热除,仍稍咳喘,乏力,食少。继用上方减蒲黄炭、阿胶珠,加太子参、五味子治疗1周,诸症消失而愈。[王兵.2003.大补阴丸在血证中的临床运用举隅.湖南中医药导报,9(12):29]

〔按〕患者久病伤肺,进而及肾,肺肾阴亏,虚火内扰,灼伤肺络,故见咳痰带血,口干咽燥,五心烦热,舌红少苔,脉细数等阴虚火旺之证。前医虽投寒凉,却未获效,所谓“寒之不寒,是无水也”,惟有滋阴降火,方可拔除病本。故用大补阴丸“壮水之主以制阳光”,再加沙参、麦冬、贝母、蒲黄、阿胶、仙鹤草等润肺止血之品,标本兼顾,取效甚捷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降火滋阴的代表方。朱丹溪说:“阴常不足,阳常有余,宜常养其阴,阴与阳齐,则水能制火,斯无病矣”。本方即依据这一理论而制定。尤其对于以阴虚火旺为临床特征的劳瘵病,朱丹溪认为:“火旺致此病者,十居八九;火衰成此疾者,百无二三”。因此,滋阴必先降火,火降方能保存真阴,并使滋阴之品益显其功。方中黄柏苦寒,坚真阴而制相火,知母苦寒,滋阴降火,润肺清金,《纲目》谓其“下则润肾燥而滋阴,上则清肺金而泻火”。黄柏、知母相须为用,能平相火而保真阴,有金水相生之妙,此属清源之举。熟地甘微温,滋肾养阴,填精补髓,龟板咸甘平,滋阴潜阳,壮水制火为肾经要药,猪脊髓乃血肉有情之品,以髓补髓,均能益肾水以退虚火,此属培本之图。合而成为降火滋阴之剂,使相火得清,真阴得补,诸证自愈,故方名“大补阴丸”。

좌귀환 左归丸(《景岳全书》)

[组成] 大熟地八两(250克) 山药炒,四两(125克) 枸杞子四两(125克) 山茱萸肉四两(125克) 川牛膝酒洗,蒸熟,三两(90克) 菟丝子制,四两(125克) 鹿角胶敲碎,炒珠,四两(125克) 龟板胶切碎,炒珠四两(125克)

[用法] 上先将熟地蒸烂,杵膏,炼蜜为丸,桐子大。每食前用滚汤或淡盐汤送下百余丸(9克)。

[功用] 滋阴补肾,填精益髓。

[主治] 真阴不足证。头目眩晕,腰酸腿软,遗精滑泄,自汗盗汗,口燥舌干,舌红少苔,脉细。

[案例]

腰肌劳损

某男,42岁。患腰肌劳损,腰痛已两载,经用封闭、推拿、针灸等治疗效果不显,患者腰脊酸痛,并伴见头晕、失眠、咽干、遗精等症,诊脉弦细,两尺尤弱,苔薄中裂,舌质较红,良由肾水不足,精髓内亏,治宜育阴补肾为主,拟予左归丸加味:鹿角片12克 熟地12克 炙龟板12克 枸杞子12克 净萸肉12克 菟丝子12克 淮山药12克 淮牛膝9克 川石斛9克 川杜仲9克 桑寄生9克。服药13剂,腰痛大减,睡眠转佳,眩晕、咽干等症相继消失。后以青娥丸调治善后。[陈幼清等.1982.右归丸与左归丸的临床应用.江苏中医杂志,(1):35~36]

〔按〕腰痛日久,伴头晕失眠,咽干遗精等症,显系肾虚精亏而致,故从育阴补肾进治。方用左归丸加杜仲、桑寄生、石斛等以补肾强腰,益胃生津,药进十余剂,经年之疾几愈,再予青娥丸补肾强筋以善后。

좌귀음 左归饮(《景岳全书》)

【组成】 熟地二三钱,或加至一二两(9~60克) 山药 枸杞子各二钱(各6克) 炙甘草一钱(3克) 茯苓一钱半(4.5克) 山茱萸一二钱(6克)

【用法】 以水二盅,煎至七分,食远服。(现代用法:水煎服。)

【功用】 补益肾阴。

【主治】 真阴不足证。腰酸遗泄,盗汗,口燥咽干,口渴欲饮,舌尖红,脉细数。

【案例】

1.阴道干燥症

张某某,36岁,农民,2001年5月19日初诊。阴道干燥少液近2年,半年来毫无润感,性欲淡漠痛苦,头晕耳鸣,咽干口燥,睡眠欠佳,大便干结。曾就诊于省市多所医院,获效甚微。查:精神尚佳,神情郁闷,舌质红,苔薄白,脉虚细数。证属肾阴亏损,肝失调达。拟左归饮加味:熟地15克 山药15克 山萸肉10克 枸杞子12克 茯神10克 甘草6克 女贞子15克 川楝子10克 青皮8克 白芍12克。每日1剂,水煎服。10剂后复诊,诸症悉减,阴道稍有潮润感,续以原方为主,先后加当归、龟板、桑椹等出入,服40剂后,阴道分泌液恢复正常,性交无痛苦。嘱常服六味地黄丸以巩固疗效。[陈义范.2002.从肾论治阴道干燥症验案2则.山西中医,18(5):29]

〔按〕肾藏精,为先天之本,开窍于二阴。阴道粘膜滋润与否,取决于肾精之盈亏。患者外阴干涩,交媾困难,伴咽干口燥,舌红脉数,显为肾虚阴亏,下窍失于濡润之征,故治以左归饮滋阴益精补肾为主,因水不涵木,疏泄失职,情志抑郁,又加川楝子、女贞子、白芍、青皮以助养肝疏郁,并使滋而不滞。复诊时所加当归、龟板、桑椹等,亦为益精养血之意。俟肾精渐充,诸窍得养,则津津常润,阴阳相和矣。

2.脱发

谢某,女,18岁,1987年3月7日就诊。因求学迫切,刻苦攻读,渐见头痛失眠,头顶开始掉发,半年后,头发几近脱光,头皮多屑、发痒,舌红苔薄,脉沉细。治以左归饮加味:熟地 山茱萸 枸杞子 茯苓各15克 炙甘草5克 何首乌 当归 黑芝麻参15克,7剂,每日1剂,水煎服。

3月15日复诊:脱发停止,仍失眠盗汗,守方加茯神、炒枣仁各15克,茯苓减为10克。水煎,连服15剂。

3月30日三珍:新发开始生长,但见头晕、耳鸣,上方加天麻8克,菊花10克,连服40剂,新发已长出80%。为巩固疗效继服40剂,3个月后痊愈。[贺启智.1996,左归饮加味治脱发131例.国医论坛,11(6):32]

〔按〕中医理论认为,肾藏精,精血同源,发为血之余。患者因思虑过度,暗耗精血,发失所养而致脱发。症兼头晕耳鸣,失眠盗汗,头皮多屑发痒等症,乃肾虚精亏,髓海失充,虚阳上浮,心神失宁,血虚生风之征。故治以左归饮补肾益精,加何首乌、当归、黑芝麻等助养血乌发之功。复诊时先后加入茯神、枣仁以宁心安神,加天麻、菊花以熄风潜阳。痼疾顽症难求速效,服药3月方收全功。

3.呕吐

陈某,女,65岁。食入少顷即吐,经中西医治疗无效,痛延半年,始邀余诊,按脉沉细,声音低小,面赤唇焦,舌无津液,食物旋入旋吐,大便燥结,四五日才解一次而量少。此仓廪亏虚,三焦失职之病。治以左归饮加味:熟地30克 山药12克 枸杞15克 茯苓6克 炙甘草5克 山萸肉12克 当归10克 麦冬6克 玄参6克 女贞6克 牛膝10克 地骨皮6克,水煎,饭前服。服此方2剂食入不吐,3剂自能起床大小便,服至8剂,动作不倦,病已初愈,患者心情舒畅,至今15年未复发。(陈显智医案.录自湖南省中医药研究所.1980.湖南省老中医医案选.长沙: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)

〔按〕脉细而数,声低乏津,大便燥结,属肾水下竭;面赤唇焦,烦躁不宁,属虚火上浮,以致胃气失和,饮食不进。治以左归饮滋补真阴,壮水制火。加当归、玄参、女贞、牛膝等,更增滋肾益精之功,少入地骨皮可助虚火之清。药后肾水渐复,虚火有制,胃得濡润而顽证除。此不治胃而胃自和,不止呕而呕自平,可谓深谙治病求本之道者也。

【方义】 本方为纯甘壮水,治疗真阴不足证的代表方剂。方中重用熟地滋肾水,填真阴,以为君药;臣以枸杞子、山茱萸补益肝肾,助君药补肾养阴;佐以山药滋肾阴,养胃阴,茯苓健脾气,养胃阴;使以炙甘草调和诸药,且能滋养脾胃气阴,盖土润可以滋肾,先天之精须赖后天水谷之精,方能不断资生。诸药合用,滋肾水并养肝阴,补先天不忘后天,共奏补益肾水,滋养真阴之功。因其能补左肾真水,使阴精得归其原,故方以“左归”名之。

도기환 都气丸(《医贯》)

[组成] 即六味地黄丸加五味子二钱(6克)

[用法] 上为细末,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,每服三钱(9克),空腹时用姜汤送下。

[功用] 滋肾纳气。

[主治] 肾虚气喘,或呃逆之证。

[案例]

1.顽固性呃逆

赵某某,男,50岁。1991年3月20日入院。2月前曾患呃逆经治疗后获愈。1月前无明显原因出现右侧腓肠肌疼痛,逐渐向上延至膝关节疼痛,屈伸不利。近5天来,呃逆又作,膝痛加重,伴见高热(38.9℃),口干渴喜冷饮,无法进食,在当地卫生院诸法用尽,无效而来本院求治。诊见右膝关节肿大疼痛,拒按,局部灼热,屈伸不利,壮热,口干渴喜冷饮,呃逆频作,每日达20~30次,其声高而频,呃逆时病床也一起动,严重时影响呼吸,稍进稀面汤可引起发作,以致不敢进食,因呃逆频作,不能入睡。苔腻而黄,脉弦滑数。辨证为湿热之邪内蕴,胃气上逆动膈,复湿热下注关节所致。治以清热化湿,降逆平呃。用白虎汤合三妙汤加味,5剂后除呃逆依然外,余症均大为减轻,苔薄白,脉转弦细。又以温阳散寒、降逆平呃法,以及654-2注射液、氯丙嗪注射液肌注,均无效。此时一进修医生称其老父亲善用七味都气丸加味,重用泽泻、竹茹治大病后呃逆有良效。遂复细审此证,试投七味都气丸加味:熟地 生山药 泽泻 竹茹 生代赭石(另包)各30克 山萸肉20克 五味子15克 茯苓 丹皮各12克 肉桂6克 柿蒂7个。每日1剂,水煎服,代赭石分2次冲服。患者服第1剂药头煎后,呃逆即减,夜眠转佳,可进少量面食。2剂后呃逆减去十分之六七,续服4剂,呃逆消失,饮食、睡眠均正常,后经调理关节疼痛痊愈出院。[王国营.2003.医话三则.浙江中医杂志,(2):66]

〔按〕本案从补肾降逆论治呃逆,效若桴鼓,令人称奇。患者虽无明显阴虚之征,却服滋阴降逆之剂而效。作者认为患者先病湿热,经服寒凉苦燥之剂其邪已去,但肾阴亦伤,虚阳上浮,冲气上逆,胃气动膈而致呃逆不止。故治以都气丸滋肾益阴纳气,加竹茹、生代赭石、柿蒂更增平冲止呃之力,少用肉桂摄纳浮阳以助降逆。至于重用泽泻治呃逆之法,尚有待研究。

2.跟痛症

患者,女,72岁,1999年7月5日初诊。右足跟疼痛1个月,加重3天。患者1个月前出现右足跟疼痛,于站立或行走时发作,休息时则消失,余无其他不适,未予治疗,近3天采疼痛逐渐加重而来诊。诊见舌淡红,苔薄白,脉细,尺脉沉。检查:右足跟底面压痛明显,局部无红肿,走路跛行。X线摄片提示:右跟骨骨刺形成。诊为跟痛症,系肾精亏损,髓海失充,骨骼失养所致。治宜补肾填精。投以七味都气丸,药物:熟地24克 淮山12克 山茱萸12克 茯苓9克 泽泻9克 丹皮9克 五味子12克,每日1剂,连进2剂后疼痛减轻,效不更方,守方再进4剂,疼痛消失,随访半年无复发。[冯时傧.2000.七味都气丸临床应用举偶.医学文选,19(增刊):107]

〔按〕患者年老体弱,肾精亏损。足少阴肾经起于足小趾,进入足跟。故足跟疼痛,多责之于肾虚。乃肾精亏损,化源不足,骨失所养而致。治宜补肾填精。作者认为七味都气丸中六味地黄汤益髓填精,可充养骨骼以止痛;五味子滋肾益阴,并引诸药达于病所,临床用于肾虚跟痛多有良效。